笔趣阁 - 武侠仙侠 - 一剑斩破九重天在线阅读 - 三、才子佳人,棋逢对手(四十四)

三、才子佳人,棋逢对手(四十四)

        王崇不觉好笑,却也不去点破,这两师徒的事儿。

        他待得酒席上来,请玄鹤道人和莫虎儿落座,这才颇有不解的问道:“玄鹤仙师怎么也来了扬州?”

        王崇其实心中也没底,生怕玄鹤道人是识破了自己身份。

        玄鹤道人却是个老实人,没有故弄玄虚,当下就一笑说道:“你师父金丹大成,早就想突破阳真,只是欠缺了一味大药,故而才迟迟不曾拔升境界。此回他祭炼青仙芒,就是为了诛杀九婴神蟒,但却因为有一位道友相助,法宝还未炼成,就先把九婴神蟒斩了。”

        “如今你师父,算出自己机缘已到,不能拖延,故而先回山去闭关了,托付我把你带回山去。”

        王崇微觉惊讶,问道:“师父让我渡化师兄,我如今才跟师兄结下交情,屡次试探,都未有劝说成功,如何好跟师父覆命?”

        玄鹤道人叹息一声,说道:“我也知道李禅,他叔叔葵花道人看他有修仙的资质,自己却要转劫,无法收徒,这才托付给师弟,也就是你师父令苏尔。”

        “只是李禅从小生在俗世,受了礼教熏陶,有功名利禄之心,不愿踏上仙道,只能算他缘法未到。这件事,就让他叔叔转劫归来,自行处理吧,你们试师徒已经尽力。”

        玄鹤道人早就打听出来,王崇跟扬州八秀颇有交情,与他想来,这位少年显然颇为努力,在渡化这位师兄,故而才有如此劝慰之语。

        王崇心头隐约有些想法,玄鹤道人这般一说,他才明白为何令苏尔一定要渡化李禅。

        王崇虽然并没有尽十足努力,却也没有懈怠,在令苏尔面前也交代的过去。

        听得不用再想方设法渡化李禅,王崇心头欢喜,脸上却做出叹息之色,他也不多说话,只是做出一言难尽,颇有内疚的神色来。

        玄鹤道人反过来,不住的安慰他,让王崇不必往心底去,此乃是李禅的命数,并不怪他。

        王崇嗟吁不已,随即问道:“玄鹤仙师何时带我走?惊羽并无长物,随时可以动身。”

        王崇倒是巴不得,赶紧跟玄鹤道人走,免得夜长梦多,至于其他人等,跟他有什么关系?

        玄鹤稍稍犹豫,说道:“杨家的事儿,你知道多少?”

        王崇生怕给玄鹤留下不好印象,振奋精神,把自己所知说了一遍,至于他亲手杀了胡九归和种崖的事儿,也没做隐瞒,只是在手段上,稍微遮掩了一下。

        王崇随手把九鸦魇神术的铁卷取出,递给了玄鹤道人,以兹证明,自己所言不虚。

        王崇也是文采斐然之辈,所言九成是实,只有一二分含糊,却把种种惊险刺激处,描述的千钧一发,饶是玄鹤道人见识颇广,也不由得替他捏了一把冷汗。

        王崇也没隐瞒,自己猜测杨家庄院,只怕藏有什么妖物的事儿。只是他却不会说出,自己知道杨家庄院地下是上古妖修重离子的府邸!

        这种事儿,演天珠能知道,他可不该知道,所以不能说。

        玄鹤道人长叹一口气,忍不住瞧了一眼,正在扭来扭去,还不肯安分的小徒弟,忍不住暗暗嘀咕:“令苏尔这个徒弟精明强干,我这个徒弟却只会惹祸,真是……颇多无奈。”

        玄鹤道人虽然颇不情愿,可也知道,白云大师为何让自己收徒,峨眉不差养一个废物。

        如是因为惩处这个废物,却损失了莫银铃这样的弟子,让其离心离德,却十分不值。

        阴定休收了二十九名弟子,但得有真传的不过六七位,玄鹤除了两套剑法,十几种法术,并不在得了真传的六七位弟子之列。

        峨眉三代弟子,亦是如此,早就分出了三六九等。

        第一等的就是一仙二云两个铃铛,这五个阴定休老祖指名,会把峨眉发扬光大的三代弟子。

        勉强可以跟五个未来峨眉中流砥柱相媲美的,就是应扬,许旌阳,刘灵吉和齐冰云等四大弟子,其中齐冰云,亦是二云之一。

        再往下,就要算到那些师父得了真传,连带弟子地位也高出一等,比如玄机,玄德,白云等人的门下。

        如玄鹤道人的弟子,就不说莫虎儿这种,自以为招人稀罕,其实是被暗地里发配角落的人物,就算他真心肯培养,也没什么前途。

        玄鹤道人这个做师父的,都没得了峨眉上乘真传,做徒弟的只会更差。

        若是莫虎儿争气也就罢了,日后未尝没有机缘,偏偏这熊孩子不太争气,一葫芦乾元换骨丹下去,倒也炼开了十二正经,但修行到了这一步,乾元换骨丹的药力,就被他挥霍的干干净净,修为早就迟慢了下来。

        玄鹤以最乐观的估计,没有一两年的功夫,这个徒弟是不太可能炼开奇经八脉了,简直是糟蹋了灵药。

        玄鹤道人沉吟了良久,对王崇说道:“我被修道之人,不能见有大妖肆虐,却坐视不理。我欲稍迟再送你回山,先把杨家庄院的妖孽除了。”

        王崇心头叹息,他哪里想去管什么妖孽?

        只是玄鹤道人如此正气凛然,他又怎好露出小人嘴脸?

        王崇当下义正言辞的说道:“唐惊羽虽然本事不济,却愿为此事尽力,玄鹤仙师但有吩咐,小子鞍前马后,绝不敢稍辞以辛劳。”

        玄鹤道人老怀大慰,叫道:“惊羽果然古道热肠,是个人间侠客的种子,此事还真须你帮手。”

        莫虎儿在一旁,有些忿忿的暗自念叨:“放着亲徒弟在此,却去跟唐惊羽这种不入流的小杂碎套近乎,我瞧他能做些什么?最后还不是要使唤莫小爷……”

        玄鹤道人和王崇,两人聊的开怀,似乎都忘了给莫虎儿解开禁制,莫虎儿越来越是气愤,最后干脆一噘嘴,把眼睛闭上,来个眼不见心不烦。

        王崇正在跟玄鹤道人说话,忽然往楼梯处飘了一眼。

        小狐狸带了燕金铃,尚红云两个女孩子,鬼鬼祟祟的溜了上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