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武侠仙侠 - 一剑斩破九重天在线阅读 - 三、才子佳人,棋逢对手(三十九)

三、才子佳人,棋逢对手(三十九)

        尚红云,燕金铃,小狐狸三个女孩子,叽叽喳喳,居然短短半日,关系就处的极好。

        只不过燕金铃不能言语,都是尚红云和小狐狸在说话。

        曹貔这一次,搜索到了一些东西,颇为耀武扬威。

        三眼神捕邱兴林也一副立有大功劳的模样,不但雄姿英发,说话也大声了许多,很有些慷慨激昂。

        王崇稍稍凝神,偷听了几句,不由得哑然失笑。

        这些人搜查到了另外一批尸骸,还找到了一些做法事的东西,三眼神捕邱兴林凭了这些东西,判定杀害杨家上下三百余口的妖人被邪法反噬,已经死无全尸。

        雄天齐自然要给好友撑住面子,也一力支持三眼神捕邱兴林的说法,认定了妖人已经玩火自焚,走火入魔。

        曹貔几乎没有走过江湖,经验不足,当然也就相信了这个说法,至于那些被请来的江湖豪客,自然也是喜气洋洋,也只有杨家的年轻人颇为愤愤。

        只是“邪道妖人”都被邪法反噬,死都死了,他们也无可奈何。

        王崇知道真相,也没有揭破真相的念头,这边的事儿本来就该及早了结,功劳算作谁人头上,反而是极不重要的小事儿。

        王崇一个修行的人,需要这些虚名有何意义?

        大家都在兴头上,便也无人关注王崇他们几个。

        王崇等人也跟着大队人马,回了杨家的庄院。王崇没有久留,只是又复拜祭了亡者,便提出了告辞。曹貔和杨家的人,也实在招待不过来这么多客人,恭敬的把他们这几个人送走,曹貔还约了下次登门拜访,谢过王崇和司徒有道的帮忙。

        王崇回去的时候,比来的时候队伍壮观几分,他来的时候,还带了几个下人搬抬礼物,故而回去的时候,居然也有十余人的规模。

        回了须晴园,王崇就推说有些疲倦,让小狐狸给尚文礼和尚红云祖孙也安排了住处,司徒有道也没有张罗回家,径直去找乔寿民闲谈去了,也住在了须晴园。

        晃眼一夜过去,王崇恢复了大半精神。

        他夜里潜修七二炼形术,竟尔多打通了半条经脉,心头不胜欢喜,暗暗忖道:“这几日虽然折腾,好处却不少,不但得了几头黑魂鸦,修为居然还略有进境。”

        黑魂鸦虽然在斗法的时候,远不及冥蛇凶戾,却有颇多妙用。尤其能一念引人入梦,善于入梦杀人,将人心操纵,乃是天下间,最便利暗算他人的手段。

        王崇取出了得自胡九归和种崖身上的铁卷,耐心阅读了一遍,这才捏了法诀,从阴阳之窍中放了一头黑魂鸦出来。

        这些黑魂鸦为魔门秘法生造的妖物,若是没有主人操控,就要为魔法反噬,也存世不久。

        此乃是魔门秘法特色,不拘是冥蛇,还是黑魂鸦,都是大凶大邪之物,若无种种手段操纵,迟早都要成为主人的追魂魔煞!

        故而王崇手持记载有九鸦魇神术的铁卷,黑魂鸦就甘心臣服,因为它们也知道,自己必须要有个主人。

        九鸦魇神术和天蛇王经一般,也有两种修法,都是将自身修成妖物和将外物炼成妖物。

        王崇虽然出门不过魔门旁支,却也瞧不起这种天魔外道,化身妖物,便定了一生一世的极限,再无望得窥至上大道。

        他终究心气还高,不愿意沦落天魔外道,断了前路,故而也只取了炼祭黑魂鸦的法门,要驯服这头黑魂鸦。

        被王崇放出的这头黑魂鸦,不敢高飞,只在小意怜星楼最后扑腾了一下,就臊没搭眼的落在地上,宛如一只黑毛鸡,并不敢逞凶。

        王崇捏了法诀,以九鸦魇神术祭炼,这头黑魂鸦也不敢反抗。

        天魔外道本来就都是速成之法,王崇祭炼的两三个时辰,这头黑魂鸦呱呱一声叫,跟王崇建立起来微妙联系。

        王崇知道已经把这头黑魂鸦祭炼得手,随手就将之收付收入了阴阳之窍,换了第二头黑魂鸦出来。

        他第二头黑魂鸦还未祭炼成功,小狐狸胡苏儿就悄悄溜上楼来,也不敢靠近,低声说道:“乔先生和司徒先生,问公子可要出门?他们想去拜访几位好友。”

        王崇微微沉吟,说道:“今日就不去了,回他们说,就说我还未歇息过来,身子还不大利落。”

        胡苏儿倒是有个小丫鬟的模样,又溜了下楼,去回禀司徒有道和乔寿民了。

        乔寿民听得王崇说身体不好,还想要上楼看望一眼,司徒有道却知道,王崇哪里是身体不好?只是不想出门罢了,就拦住了乔寿民,两人携手离开了须晴园,出门访友去了。

        没有人打扰,王崇一连续就闭关了五六日,把得手的一十四头黑魂鸦尽数炼为己用。

        他这一日,祭炼得最后一头黑魂鸦,暗暗掐算,自己为了祭炼这些扁毛畜生,已经耽搁了太多功课,七二炼形术又好些时日,不曾修炼了,不觉微微后悔。

        “冥蛇也罢,黑魂鸦也罢,终究是外物,虽然摆在眼前的好物,不收了实在可惜,但却耽搁了几日修行,要多多勤奋,把耽搁的功夫补回来。”

        王崇这几日闭关,也有些气闷了,便没继续修行,从容下了小意怜星楼,在须晴园中随意走动。

        曹须晴送他这座园子之后,王崇也没怎么玩赏,只是有客人来访,才陪着客人闲处走走。

        王崇随意闲行,不觉得到了当日燕金铃藏身的枯井处,他忍不住暗忖道:“玄命之窍封了无数魔头,再不敢让白娘娘和青鳞儿回去!若是带了它们,随同令师回山修行大有不妥。不若就把两条冥蛇和元阳剑,太浩环等事物,藏在这枯井里,日后好方便取回。”

        王崇微微一笑,伸手一按,两条冥蛇就先后飞腾,潜入了这口枯井。

        至于黑魂鸦,能够收入阴阳之窍,倒也不妨随身留用。

        虽然没了元阳剑,太浩环,五蕴霞光袍等宝物,王崇也并无担忧惧怕,只在此时,演天珠忽然又送出了一道凉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