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武侠仙侠 - 一剑斩破九重天在线阅读 - 三、才子佳人,棋逢对手(三十七)

三、才子佳人,棋逢对手(三十七)

        小狐狸委屈巴拉的,四爪狂奔,扑在了王崇的怀里,小嘴一扁,就放生嚎啕。

        王崇也是无奈,他哪里知道,这两个女孩子居然也跟了上来?

        他把小狐狸抓着头颈皮,扔在了地上,把燕金铃招了过来,对尚文礼说道:“这女孩儿天生不会说话,想是也不知道辩解,也许怪不得老侠客误会。”

        尚文礼也不甚好意思,急忙躬身施礼,给燕金铃道歉。

        燕金铃倒是不在意,她天生身怀异气,比猿猴还要灵活,虽然在尚文礼的八宝驼龙刀下,危险万分,但是这女孩儿天生胆大,也不觉得有什么。

        尚红云此时,也一脸尴尬,有些扭捏的走了过来,先给燕金铃道了个歉,又跟小狐狸拜了一拜,有些不服气的说道:“我哪里料到,唐公子居然还收养这种小宠,刚才公子不在,我又见到这……她能变化,就以为是什么妖怪。”

        小狐狸呜咽几声,眼珠咕噜噜的转,一时间还未想好说辞,她心思也灵,知道王崇并不一定护着她,就地打了一滚,化为了一个白衣少女,叽叽喳喳的叫道:“不过是误会,这位姐姐也不要放在心上。”

        小狐狸抢先说了这话,让尚红云忽然生出了好感,她自己做的差了,对方却护住了自己的颜面,尤其是小狐狸居然能变化人身,她听说过这般精怪,却从未见过,此时也颇有好奇,急忙问道:“刚才可伤了你没?我还没见过能变化的小狐狸……”

        胡苏儿扁了扁嘴,心下委屈,但却一脸的“春风”,眼睛眨呀眨,拉住了尚红云,就交头接耳,也不知说了什么贴己的话,尚红云居然被逗的笑了出声。

        尚文礼久走江湖,虽然也见过几次精怪,但人妖殊途,他都是担了十二分的小心,也不敢轻信妖物,更不敢接近。

        但是王崇明显是身怀道术,小狐狸胡苏儿,也表现出来,温柔天真,并没有什么凶恶的嘴里,老侠客也忍不住暗暗忖道:“修仙的人,果然逍遥,养着这么一头小狐狸,平日里不知怎么狎玩。”

        想到这里,老侠客又觉得自己思路不够庄重,不敢再多细想,只是刚才觉得王崇也配得上自己孙女的心思,也不知不觉的淡了。

        王崇也不知道,自己在尚文礼的心目中,已经换了一副形象,他袖袍一拂,说道:“我刚才发现了一丝痕迹,追踪了下去,不过也没什么收获。”

        此时人多嘴杂,他更不方便说起,自己找到了已经化为魔物的胡九归和种崖,并且随手除了。

        王崇也不需要贪功,更没有人给他奖赏功劳,所以莫不如遮掩过去,要少好多麻烦。

        尚文礼,尚红云,燕金铃都没有丝毫怀疑,小狐狸胡苏儿,虽然觉察自家公子有些变化,却也不敢言语。

        这一夜,再无其他事情。

        王崇在小庙里歇息一夜,天一亮,就提议回转杨家的庄院,尚文礼和尚红云,自然也无异议。

        一行几人才离开小庙没多远,就有一支马队,奔腾而来。

        王崇远远瞧见,为首的正是曹貔和司徒有道,就连燕北人也夹在队伍中。

        王崇随手一按燕金铃的后背,催动七二炼形术,把她体内的异气悉数镇压,没有了异气,燕金铃看起来,就不过是个瘦弱的小女孩儿,并无一丝异状。

        燕金铃本来还有些害怕,她不怕跟尚文礼斗个生死,也不怕遭遇什么妖物,但却甚是怕人,担心这些人喊打喊杀。

        王崇的手掌按在她后背上,这女孩儿就全身一颤,待得感觉到,体内的异气尽数被压在经脉中,就不由得露出了几分感激,只是她不会说话,只能轻哼两声,就如小猫儿小狗在打呼噜一般。

        燕北人远远瞧见自己的女儿,不由得大惊失色,也顾不得其他,纵身一跃,施展轻功,赶在所有人的前面,冲到了小庙里。

        曹貔和杨家的一众少年,还有各路武林豪杰,甚至包括了金元宗门下的几个徒弟,都大为惊讶,没想到“唐惊羽”的这个老仆,武功居然高明若斯。

        燕北人扑到了自己女儿身前,发现女儿身上并无黑气,这才大大的松了一口气,也不暇安抚女儿,急忙跟王崇道歉:“金铃可给公子招惹了麻烦?”

        王崇笑了一笑,说道:“她们两个跑了出来,倒也没惹什么麻烦,就是险些被尚老侠客给砍了。”

        尚文礼虽然自负一身武功,但刚才燕北人施展轻功,却让他心头暗暗钦佩,知道这个道装打扮的中年大汉,武功绝不在自己之下。

        王崇随口一句,半是调侃,他却不敢不当真,急忙说道:“当时公子出去了,我不知道是令爱,出手鲁莽了些,还望兄台莫怪。”

        燕北人瞧了尚文礼一眼,本来心头有些怨气,忽然想起一人,问道:“可是四宝大侠当面?”

        尚文礼也没料到,居然被人识破了身份,急忙说道:“正是老夫!江湖废号,也不当得真。”

        燕北人正跟尚文礼叙礼,曹貔等人已经策马飞奔过来,大叫道:“唐小兄弟,你怎么提前行了一步?”

        王崇找了个借口,说道:“我半夜发现一头怪物鬼鬼祟祟,窥探庄院,一时冲动,就撵了下来,在这里碰到了尚老侠客,合力斩杀了这头怪物。”

        尚文礼和尚红云,虽然觉得王崇说的有点对不上路数,但也不好揭穿,毕竟也确是祖孙俩杀了小庙中的怪物。

        曹貔立刻叫了一声,带了大队人马,冲入了小庙,果然发现了怪物的尸身,还有正殿里的一锅血肉。

        当时就有杨家的人,悲呼一声,认出来几张脸面,这支队伍顿时就骚动了起来。

        雄天齐默默观察,他也不信就有如此凑巧,王崇私自一个人追踪,就能遇到两个武功高强的祖孙。

        尽管他也觉得,此事不大合理,燕北人,尚文礼都不像是穷凶极恶之辈,仍旧把王崇这一些人怀疑起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