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武侠仙侠 - 一剑斩破九重天在线阅读 - 三、才子佳人,棋逢对手(二十九)

三、才子佳人,棋逢对手(二十九)

        胡苏儿和燕金铃,两人一前一后,紧紧跟随着王崇。

        胡苏儿本来就是畜类,变化了原形,哪里都能潜藏,甚至还跟着大家去了一趟后山,也没有人发现她。

        燕金铃天生身怀异气,更被燕北人调教,一身武功,远胜曹貔,司徒有道之辈,更兼身轻如燕,迅如鬼魅,比胡苏儿还好隐藏身形。

        故而两个小妞,白天在杨家的庄园里随处以多,居然也没人发现。

        王崇半夜起身,小狐狸拉着燕金铃,也跟着杨家的庄院。

        燕金铃呜咽两声,想要说话,胡苏儿一扯她,笑眯眯的说道:“不要急!我这个鼻子,灵敏无比,就算数里之外,都不怕追丢了人。”

        这头小狐狸天生的嗅觉灵敏,善于追踪猎物,根本不用凑近跟随,只凭了王崇留下的气味,就能远远缀上。

        燕金铃其实想说,自己天生异能,也能凭着气味,跟踪王崇,只是她说不出话来,只能呜咽。

        胡苏儿说自己天生嗅觉敏锐,燕金铃就放下心来,跟着小狐狸穿山越岭。

        王崇虽然有些修为,毕竟还粗浅,根本没能发现,自己被小狐狸和燕金铃给跟踪了。

        至于冥蛇,毕竟是个异物,对冥蛇来说,胡苏儿和燕金铃,就跟路边野兔野鸡,黄鼠狼,走地鼠,并没任何区别,没有主人的驱使,并不会特意提醒王崇。

        王崇翻过了后山,探手一抓,从自己的玄命之窍中取出了元阳剑和太浩环,更把五蕴霞光袍穿在了身上。

        道家的法宝,分为道传法器和咒炼法器两种!

        道传法器禁制有缺!

        法器的另外一部禁制,便是祭炼法诀。

        主人想要驱使道传法器,须得修炼相应的法诀,祭炼法诀跟法器禁制合一,才是完整的一套,可以发挥全数威力。

        驱使道传法器,功力越深,威力就越大,就算被人夺去,也无法使用。

        道家飞剑十之七八都是道传法器。

        咒炼法器禁制完整,只要有一句咒语,任何人都能如意驱使,敌人夺去之后,只要知道咒语,轻易便可化为己用。

        有些咒炼法器,甚至常人也能运用,只是常人没有真气法力,损耗的是精血,妄自驾驭法器,不是大病一场,就是折损寿元。

        元阳剑是道传法器,太浩环和五蕴霞光袍都是咒炼法器,只需一句咒语,就能发挥种种妙用。

        王崇得了东方鸣白的道书,内有祭炼的法诀,他偷学了云台山的法门,虽然还谈不上运使如意,却也勉强能驾驭了太浩环和五蕴霞光袍。

        都天烈火旗和逍遥府掌旗使的两件宝贝,王崇没有相应的法诀,就只能望洋兴叹。

        王崇如今只是炼气级数,修为不足,穿上五蕴霞光袍也只是为了紧急的时候,方便逃走,并不敢胡乱任用,驾驭了腾空御气。

        一旦把真气耗尽,对敌的时候,就要任人宰割了,所以仍旧以双脚赶路。

        王崇倒也不信,胡九归和种崖,就算炼成了九鸦魇神术,又能斗得过自己?

        忽忽行出了数十里,眼见得夜色越发幽深,王崇放出去引路的冥蛇,突然轻鸣一声,发出了警示。

        王崇精神微微一振,加快了脚步,不旋踵,就见得一座小庙,隐藏在一片竹林之中。

        王崇捏了法诀,把一条灰鳞冥蛇驱遣,蜿蜒游入了竹林。

        冥蛇穿过了竹林,就见得小庙中有炊烟袅袅,只是这种夜半三更,也不是准备早饭的时辰,气氛颇为诡异。

        这条冥蛇妖力运转,把所见所听传给了王崇。

        王崇微觉惊讶,这座小庙有炊烟,却没有人气,又太过寂静,显然非是善地。

        他催动了冥蛇,悄然钻入了小庙,饶了一圈,穿入了正殿。

        冥蛇没有本我意识,只有主人有所需求,才会把自己所见所闻,一丝不差的传递。

        王崇只瞧了一眼,就忍不住闭上了眼睛。

        他出门魔门不假,但还真没见过这般残忍的画面。

        这座小庙的正殿里,有一口大锅,骨朵朵的冒着黑气,里头煮了无数断肢残体,不断有人面浮将上来,发出无声嘶号。

        王崇心神微微荡漾,忽然感觉不妥,一头黑色乌鸦,双翅展开足有丈余,一双淡金的眸子,死死的盯着他,似乎露出无数嘲弄。

        “黑魂鸦!”

        王崇几乎是瞬息间就反应了过来,欲待睁眼,却再也睁不开,知道自己一时不察,被黑魂鸦扯入了梦境。

        王崇尝试了数次,无法醒转,也不在意,露齿一笑,喝道:“你是胡九归,还是种崖?”

        黑色乌鸦根本不答话,怪叫一声,双翅一震,化为了无数黑色羽毛,纷纷洒洒。黑色羽毛有一股奇异力量,任意飘荡,越布越广,不断吞噬空间。

        王崇生出一股明悟,若是给黑色羽毛遍布虚空,自己就要被送入更深一层梦境。

        他丝毫也不慌乱。

        若是其余法术,王崇修为太低,还真就没法抗衡,但黑魂鸦入梦杀人,操纵人心,恰好他也擅长。

        天魔抵律识打开,王崇一双眼睛似乎生出了无穷魔力,奇光绽射,被他目光扫过,黑魂鸦所化羽毛,顿时被消弭一空。

        黑色羽毛要遍布虚空,王崇的天魔抵律识,却能化去黑色羽毛,稳定梦境。

        双方法力纠缠,一时间相持不下。

        忽然间!

        一头黑色乌鸦又复出现,黑魂鸦的淡金双眸正定对上王崇的双目,一人一鸟,在瞬息之间,意识勾缠。

        王崇顿时生出千百轮回,梦幻泡影之感。

        他大喝一声,天魔抵律识全力发动,一个将要形成的梦境破碎成了无数色彩斑斓的黑色光羽。

        王崇虽然逃脱一劫,也有几分心有余悸,他知道,若是给黑魂鸦拖入梦境深处,瞬息间就能体验无数梦境人生,每一重梦境,都会消磨意识,直到把自己化为行尸走肉,魂飞魄散。

        一人一妖,各有所长,互相克制!

        黑魂鸦操纵梦境,入摄人心,诡异莫名。

        王崇修为孱弱,但是斗法的时候,却能别出心裁,总能在绝境之中,找出反击之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