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武侠仙侠 - 一剑斩破九重天在线阅读 - 三、才子佳人,棋逢对手(二十二)

三、才子佳人,棋逢对手(二十二)

        “做下这些案子的人,应该是两个凶徒,乃是常山鬼老的门下,一个唤作胡九归,一个唤作种崖!他们是为了追索我们父女而来,却是连累无辜了。”

        “这两人伤害这许多人的性命,是为了练一种名为——九鸦魇神术的邪法。”

        “九鸦魇神术?”

        王崇心头一个激灵,忽然就明白了鬼老的来历!

        他出身魔门,对正邪各派的厉害人物略,倒也有耳闻。

        常山鬼老一脉,恰跟他一般,亦是出身魔门,乃是七十二外道之一。

        在魔门的时候,王崇只听说常山有个魔门外道,叫做鸦道人,精通九鸦魇神术,倒是不知这位鸦道人,还有个鬼老的诨号。

        九鸦魇神术和天蛇王经同级,此法比天蛇王经还要更为残忍,需要杀伤无数生灵,以生灵精魂为材料,育化九头黑魂鸦,能入梦杀人,更能一念引人入梦,将人心操纵。

        天魔旁门和外道,所修功法良莠不齐,往往只能逞凶斗狠,或者以邪门法术,延生续命,却不能真个得了大道,也无望飞升。

        天心观除了五识魔卷之外,所传的魔法都稀松平常,就连开派祖师也不过大衍级数,若不然如何会甘冒大险,派出王崇去偷盗峨眉法诀?

        如天心观这等小门户,真个把峨眉惹恼,峨眉只需要派出玄鹤道人,李虚中,王野灵之流,就能把天心观满门上下尽灭。

        至于鸦道人,若无九鸦魇神术,鸦道人也就是烟道人的层次,只是他得了天魔真传,就强出了烟道人一线。

        就算有九鸦魇神术,他也比不上天心观这等魔门旁支,毕竟旁门比外道,还要高明些许。

        王崇这边暗暗思忖,燕北人已经把自己所知,尽数娓娓道来。

        “我虽然不知道金铃的娘亲,究竟什么来历,但跟这个鬼老必然有莫大关系。金铃的娘亲,总是担心被鬼老找上门来,才迫不得已离开我们父女。按照金铃的娘亲所说,鬼老一定要捉了她去,修炼什么邪门法术。还说金铃体质特殊,跟她一般,若是被鬼老发现,也会一并捉去,修炼那种残忍的法术……”

        说到此处,燕北人叹息一声,颇有幽怨之意。

        王崇微微点头,说道:“九鸦魇神术,也不是什么了不起的法术,若是你家夫人能修成一门花神罡煞,举手抬足间就能破去此法。”

        王崇出身天心观,算是小门小户,他入道修行以来,所见所知,几乎都是比天心观强横不知几许的大门派,还是难得有如此机会,蔑视其他修行门户。

        王崇所言,也是实话!

        天蛇真法和冥蛇王咒,最善斗法,尤其是可以借助修道人尸身,炼成冥蛇,变化无穷,威能莫测。

        九鸦魇神术虽然跟天蛇王经同级,却不是斗法之用,乃是用来暗害他人的手段。

        十二花神罡煞虽然也不是什么特别上乘的法门,在云台山甚至被列入别传,不入正宗真法,但正面斗法之能,却在诸多罡气中位列前茅。

        若是孙青雅修成花神罡煞,找到了鬼老,正面斗法,必然可以一战成功,将之击杀当场。

        就算是燕北人父女,若能修成一门花神罡煞,当也能灭杀了鬼老!

        除非是……

        孙青雅脑子拎不清,暴露了行踪,又或者公开寻仇,自身在明,鬼老却躲在暗处,暗暗偷袭,九鸦魇神术之下,花神罡煞都未必有机会出手。

        这些琐事儿,王崇就不会提点燕北人父女了,莽撞的人一生莽撞,把细的人一生把细,此乃天生的性格,怎么都改不掉。

        燕北人想不到诸多复杂,听得王崇说,若是能炼成花神罡煞,就能击杀鬼老,心头震撼,顿时就明白,自家夫人为何会如此狂喜,还说自己父女若是也能炼成,一家人就能团团圆圆。

        他心底就如小猫抓挠一般,想要回去好生修炼——大葵花神罡!

        王崇察言观色,知道燕北人心头如何想,他深通人心勾兑之道,当下微笑一声,说道:“此事我心头有数。先生这些时日,就留在我府中,只要不离开这里,我保你父女安然无恙。”

        王崇道行虽浅,有元阳剑和三条冥蛇在手,倒也不惧鸦道人门下的两个徒弟。

        打发了燕北人,王崇正要趁夜修行,小狐狸胡苏儿两眼放光的凑近了过来,谄媚的笑道:“你都把云台山的秘法传了燕先生一家,也不差传奴奴一篇!”

        王崇被胡苏儿提醒,心头大是堵塞,他伸手扶额,很想演天珠来给自己指一条明路,但偏偏这会儿,这件宝贝没有了任何动静。

        “不拘是炼就冥蛇,还是知晓十二花神罡煞,这两件事儿若是泄露出去,着实大大不妙。纵然可以都推在秦旭身上,终究也不是个事儿!”

        胡苏儿见王崇脸色不对,也不敢多夹缠,灰溜溜的走下楼去,又去偷偷琢磨,从燕家父女身上骗来的两篇花神罡煞。

        十二花神罡煞被云台山列为别传,还有一个原因,就是修行相对繁琐。

        比如五色梅花罡煞,不是小雪初晴,哪来的梅花吐蕊?

        没有梅花芬芳,自然也就修炼不得五色梅花罡煞。

        桃花罡煞须得去云贵之地,寻得生有桃花瘴的桃林,以秘法收摄桃花瘴气,方能修炼,一场跋山涉水,就更不必说了。

        十二花神罡煞之中,最为容易修炼,限制最少的,反而是大葵花神罡。

        葵花乃是常见之物,农户田间常有,甚至房前屋后种上几株,待得秋日,收获些瓜子,冬日闲磕,爽利无比。

        小狐狸胡苏儿,毕竟乃是狐族,常年在野外晃荡,自然知道那里有葵花,她心头正盘算,该去哪里修炼,忽然哎呀一声,又复气恼起来。

        这几日,她光惦记花神罡煞的心法,却忘了此法须得突破先天,有胎元之境的修为,才能着手修炼。

        胡苏儿连炼气也还未起步,只懂得些粗浅的调息法门,哪里修炼得这种“高深”的法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