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武侠仙侠 - 一剑斩破九重天在线阅读 - 二、一朝收宝货,骑牛下扬州(四)

二、一朝收宝货,骑牛下扬州(四)

        两个小乞儿心头大喜,急忙拎了竹篓,去把这条“白娘娘”扔到了蛇坑,还各有眼色,不知哪里弄来了抹布和扫帚,努力打扫起宅院来。

        两个小乞儿虽然年幼力微,却颇勤快,先把王崇每日起居的房间弄的干净了,再把旁边两间房也洒扫一番,居然让这座破败许久的宅院,看起来颇有几分清爽。

        王崇也不去理会两个小乞儿,他得了这条异种白蛇,心情颇快畅快,自忖已经温养得真气活泼,便着手打通手阳明大肠经的第二处穴道。

        王崇修炼元阳剑诀已经颇有根基,元阳真气积蓄充盈,此番修炼并无窒碍,小半个时辰后,就自大功告成。

        炼开了手阳明大肠经的第二处穴道,他也不躁进,只是温养这一处穴道,并不继续修炼。

        王崇暂缓修行,务求稳妥,是担心急躁之下走火入魔,可不是好耍子。

        王崇瞧了一眼天色,已经将近傍晚,就叫了一声,两个小乞儿都赶紧跑了过来。

        王崇淡淡的吩咐道:“你们既然入我门下,须知我可不是乞儿出身,这身打扮像什么话?且去买一身新衣衫冠履,好生洗个澡,我另有话跟你们讲。”

        王崇随手丢了一块银子出去,这是他从东方鸣白和两位掌旗使身上寻来的人间阿堵物。这三人的身上颇有不少财货,便是任意挥霍,数年间也能过得滋润。

        王相、杨尧两个小乞儿顿时都大喜过望,捡了银子,手挽手结伴而去。

        过不得片刻,三秃子带了几个小乞儿来送晚餐,王崇见他几番犹豫,欲言又止,不由得问道:“可是有什么事儿了?”

        三秃子小心翼翼的说道:“两三个时辰前,有人闯入了花衣帮,把花衣帮上下百余人尽数杀了,不知这事儿跟上使有无关系?”

        王崇心头沉吟,他当然跟这件事儿没关系,却不会跟三秃子这种人解释,淡淡的说了一句:“此事不该你管!这几日,你倒也勤恳,这里便是解药。”

        王崇随手丢了一枚药丸过去,三秃子捧了,心头大喜过望,身中大江山帮秘制的毒药这件事,早就成了他的一块心病。

        此时得了解药,这货千恩万谢的去了,也不再问花衣帮的事儿。在三秃子想来,此必然是大江山帮高手出动,灭了不听话的花衣帮,不然这位小上使如何肯给自己解药?

        三秃子离去之后,王崇轻抚手腕上的元阳剑,自言自语道:“没想到花衣帮居然被人给灭了。也不知哪家江湖豪杰,做下这件凶险事儿。”

        他当然不在乎花衣帮的兴衰,也没有兴趣去探查一家江湖帮会的恩仇,花衣帮灭了就灭了,跟他能有何干系?故而王崇只是稍稍沉吟,就起身去看自己养的一坑蛇了。

        这几日,三秃子又送过来一些大蛇,如今蛇坑里已经有了二百多条各色蛇虫,因为有法术禁锢,都盘不出去,只在坑里密密麻麻的游走,更被咒法催动,时常争斗,互相吞噬,每天都有一二十条蛇虫被同类吃了。

        那条白娘娘在蛇坑中蜿蜒游走,群蛇辟易,都缩在一旁,宛如迎接王者巡行。只有两条大蛇还敢负隅顽抗,一条黑乌梢,一条扁头风,都是力性长久的蛇虫,这几日在咒法的催动下吞了几条同类,精气格外饱满。

        白娘娘似乎不满这两条大蛇,居然不肯臣服,咻咻叫唤,身子忽然盘起,竟尔出发了挑战。

        王崇瞧得有趣儿,捏了一个法诀拍下,以天蛇王经上所载秘术,催动了三条蛇虫争斗。

        白娘娘身子微微一晃,竟然不受王崇的咒法,但其余两条大蛇却不能抵挡,立刻就咻咻吐信,身上泛起淡淡黑烟。

        黑乌梢绕了半圈,忽然一口把身边的一条青蛇吞了,吃了一条同类,它身上的黑烟便略浓郁几分,凶性大发。

        白娘娘似乎有些迷惑,对这头同类稍作挑逗,黑乌梢就扑将过来,两条大蛇在蛇坑底厮杀了片刻,黑乌梢被白娘娘用尾巴一缠,甩出丈余,它滚落在一边,大口张开,连吞了两条小黑蛇,又复精神奕奕,再次冲入圈子和白娘娘厮杀。

        另外一条扁头风,似乎在给同伴掠阵,只是它身上的黑烟散布开来,其他的蛇虫沾染了,顿时没了精神,气息奄奄起来。

        王崇瞧着三条大蛇斗的有趣,暗暗思忖:“纵然太浩环能够保鲜,再多几日,三具尸身也要坏了,还是趁早开炼冥蛇王咒吧!虽然炼法仓促,必不能尽如人意,可我本来就是炼就,临时御敌手段,讲什么尽善尽美?”

        王崇若把元阳剑诀炼成,哪里还用得着天蛇王经的手段?

        就只是因为元阳剑诀修行不能急躁,他贪图冥蛇王咒此法速成,又条件便利,手边就有三具生前功力不俗的尸身,这才想要炼一炼。

        王崇捏了法诀,连拍数十记,那条白娘娘纵然不凡,但几十道法咒下去,还是中了一记,昏昏沉沉,也如两位同类一般,开始吞吃其他的蛇虫。

        王崇暗暗点头,心道:“再有三五日,等这条白娘娘养足精气,就开始炼法吧!”

        王崇这边刚从蛇坑处回转,就听得门外有响动,王相和杨尧两个小乞儿已经回来,见到王崇,急忙行礼。

        两人年纪其实比王崇还略大,一个十五,一个十三,王相年纪略长,已可被称作是少年。只是两人常年做小乞儿,颇有些面黄肌瘦,比同年纪的孩童都要生得瘦小。

        王崇见两个小乞儿各自换了一身青蓝的袍子,应该是在外面寻了地方洗浴过,早就都弄的干干净净。

        王相面相坚毅,杨尧却颇有几分眉清目秀,相貌竟尔都不俗。两个童子应是许久都没有这般干净过,又复有了奔头,脸上颇有兴奋之色。

        王崇微微一笑,把两人唤到了自己起居的那一间静室,他略作盘问,知道两个少年都识些字,当下就把学自许旌阳的降龙金刚手传授。

        当初王崇下峨眉山的时候,虽然答应绝不外传这套武功,可他发过的毒誓都是应在姓唐的身上。唐某断子绝孙,连祖坟都给人挖了,跟他一个姓王的有什么相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