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武侠仙侠 - 一剑斩破九重天在线阅读 - 一、拜师峨眉山(二十二)

一、拜师峨眉山(二十二)

        花飞叶眨了眨眼睛,对王崇说道:“姐姐就送你到这里。我这里有几粒丹药,就送你补益气血吧!”

        她把一个小荷包塞给了王崇,还不忘叮嘱道:“这里头还有些姐姐日常用的事物,如今早就都用不着了,也一并给你。你下山之后,找到安稳的地方,记得给姐姐送个信,我日后好去看你。”

        王崇欲待推脱,花飞叶却好似知道他要拒绝一般,格格一笑,施展轻功,扬长而去。

        片刻后,就只有一道倩影,飘摇在青黛山间,再不可追。

        王崇倒也不是矫情之辈,他本来就魔门天心观的弟子,来窃取峨眉的功法宝贝。花飞叶所赠就算不甚珍贵,也没有推拒的道理,只是他总略略觉得对不起这位“师姐”。

        王崇把小荷包收了,暗暗思忖日后该何去何从,他并不想回去天心观。魔门讲究弱肉强食,他若是没拿什么好处回去,天心观的诸位长老哪里饶得了他?若是把辛苦得到的好处让人抢夺了去,他真是何必回去?

        王崇修成抵律识,能“勾摄魂魄;移识易意”,篡改了自己的记忆,可《五识魔卷》毕竟是天心观传承,他修为又颇不足,门中长老肯定有办法查出他得到元阳剑和元阳剑诀的事儿。

        元阳剑诀也就罢了,别人学了,也不会折损他半根毫毛,但元阳剑又如何保得住?

        魔门长老可不是以慈眉善目著称。

        王崇正在思忖间,心头忽然突突一跳,一股凉意在眉心炸开,三幅画卷徐徐展开,头两幅画卷各有一具尸首,第三幅画卷却有三具,正是被峨眉三位长老先后斩杀的四位掌旗使和散修东方鸣白。

        东方鸣白尸身所落之地,刚好跟两位掌旗使堆尸一处,参差不过方圆里许,故而一幅画卷就尽数展现了。

        “好!”

        王崇只瞧了一眼,就大喜过望,逍遥府的掌旗使,对天心观一门来说,也已经是高不可攀的存在了,不管这几人身上有什么东西,都是天大的宝藏。

        峨眉派也是因为出了这等大事,光顾着击退来犯之敌,白云大师回山又召集门人处置了玄鹤,王崇和莫虎儿等人之事,还未来得及出手清理战场。

        逍遥府的人也因为退走的匆忙,没顾得上给这些人收尸。

        他们知道峨眉派乃是名门正宗,不会糟蹋敌人的尸身,大不了日后让大御史姜玉伯出面讨要回来,故而并不十分担忧。

        若不是有了王崇这个变数,身怀演天珠,可以窥测到纵横时空之变,本来也不会节外生枝。

        王崇稍作盘算,就直奔最后一幅画卷所展示的地方。

        演天珠这宝贝,还在眉心画卷之中,勾勒出了一条直指目标的捷径。

        王崇知道,若是峨眉派派人出来巡山,自己就捡不到宝贝了,故而一路狂奔,丝毫也不顾惜体力。

        他甚至还把自己转入天地之窍的功力,重新吞吸了回来,仍旧以之推动元阳剑诀,这一次修炼,可比上次轻松,只是半柱香的功夫,就重新打通了少泽,又复小半个时辰,就再次打通了前谷穴。

        待得他气喘吁吁的赶到了最后一幅画卷,所展示的地方,居然也打通了四处穴道,比第一次修炼时要快速许多。

        王崇这一路急赶,当真豁尽了一切体力,若不是打通了四处穴道,真气能稍微补益,早就支撑不住了。

        东方鸣白的无头尸身,从高空摔下,纵然是百炼之躯,本也要摔的稀碎,但却偏偏不曾有损,他身上的一件宝蓝色道袍衣袂翻飞,放出淡蓝雾气,居然把无头尸身护住。

        王崇出身魔门,当然也不忌讳死人。

        他瞧见这位散修的道袍如此奇异,不由得心头欢喜,暗暗叫道:“好宝贝!我们天心观上下,加起来都未必值得这件道袍贵重。”

        王崇走到了切近,也不避血污,先把东方鸣白的道袍给扒了下来。这件道袍滴血不沾,簇然如新,他也不敢立刻就穿上,免得太过招摇,只是卷了起来夹在腰间。

        东方鸣白也是道成大衍之辈,身上当然非止这一件宝物。

        王崇出身魔门,这种杀敌搜宝的手段,乃是受过专业训练。

        少年细细搜了一遍,他在东方鸣白手腕上发现了一枚手环,还在丢落在不远处的头上找到了一枚剑簪,前者是一件能储物的宝贝,后者颇有攻伐之妙。

        有了如此发现,王崇欢喜不尽,当下就把东方鸣白的尸身给收了起来,直奔另外两个逍遥府掌旗使的尸身所在。

        他这边刚刚找到两个掌旗使的尸身,说来也巧,两人都被李虚中所杀,故而尸身跌落下来相距不远,只得百余丈,就隐隐听得天空有裂帛之音大作。

        王崇不敢怠慢,也不暇检视,先把两人掌旗使的尸身收入了东方鸣白的手环之中,急忙就找了个地方藏了起来。

        过不得多时,天空上就有两道剑光掠过,王崇也辨认不出究竟是峨眉哪位长老,但他却绝不敢被人发现。

        两道剑光在空中游走了一圈,又复去其他地方盘旋。

        王崇立时便猜得出来,这是峨眉派开始巡山了,少年心头微微可惜,知道再没机会去寻找另外两位掌旗使,此时还是赶紧下山去,免得夜长梦多,节外生枝。

        出来巡山的李虚中和王野灵,不旋踵就找到了赤鬓客和北蔺君的尸身,但两人找了半日,却再也找不到其余两位掌旗使和那位散修的尸身。

        两位峨眉长老除了巡山,还要把岳元尊送走,他们商议之后,放弃了搜山,把岳元尊送到了山脚下一处小镇,便自回去覆命。

        因是之故,岳元尊虽然下山稍晚,却走在了王崇的前头。

        王崇当然不知道,莫虎儿这熊孩子得了白云大师的庇护,居然被留在了山上,岳元尊这倒霉蛋却跟自己一般,都被驱逐下山。他为免被峨眉的人找到,一路上走的十分小心,他到峨眉山脚下,是第二天的事儿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