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武侠仙侠 - 一剑斩破九重天在线阅读 - 一、拜师峨眉山(四)

一、拜师峨眉山(四)

        元阳剑诀在峨眉派嫡传的十八路剑法中位列第三,仅次于号称玄门第一的太清玄门有无形剑法和玄机真人从别派带入峨眉的五火七禽剑法。便是在天下正邪各派的嫡传剑术之中,元阳剑诀也足以列入前十,乃是最上乘的剑诀剑术!

        修行之辈手握如此高妙的剑诀剑法,就好比在饕餮之徒面前,摆放了天下至美味的佳肴。

        王崇只是稍稍犹豫,就安耐不住,运转真气,尝试修习元阳剑诀。

        这路剑诀霸道无比,修行路数跟天下哪一家门派所传剑诀都不相同。

        天下任何一家修行法诀,都要从丹田入手修炼真气,只有元阳剑诀,却是从手三阳经脉起始,第一条修炼的经脉便是十二正经之手太阳小肠经。

        真气起于小指指端少泽,沿掌外侧经前谷、后溪、腕骨、养老穴而出于尺骨茎突。再沿着尺骨下缘,经支正穴而至肘部少海穴,沿上臂外侧后缘而至肩关节后的肩贞、臑俞穴。曲折上行于肩胛部,经天宗、秉风、曲垣、肩外俞、肩中俞而交会于大椎穴处。向前进入锁骨上窝,下行联络心脏,沿食道通过横膈,到达胃部,人属小肠,其一分支,由颈外侧上达面颊,至目外眦,转入听官。

        正因为这路剑诀离经叛道,真气运行路线都是逆行,就算是峨眉真传弟子想要修炼这门剑诀,也须得先把峨眉的入门心法修至大成,又有师长看护,方能着手尝试。

        元阳剑诀非是入门扎根基的功夫,别派弟子就算拿到了这部剑诀,若没有修习过峨眉入门心法,也根本无法修行。

        王崇敢于冒险尝试,乃是因为……

        他有天魔多罗识的根底,能“气相千变;幻灭修为”!

        天心观的《五识魔卷》,并无有斗法之能,对敌的时候几乎派不上用场,但修成的天魔五识,每一识都有不可思议的妙用。

        多罗识能开启天地间至为隐秘的天地之窍!

        天地之窍乃身外窍穴,玄而又玄,秘之又秘,不可言述,无法形容。

        天地之窍如人身窍穴一般,一旦开启,可把一身真气转入其中,让自身再无半分真气,做到“幻灭修为”。

        转入天地之窍的真气,随时可以归还本身,只是归还的却非是原来的真气,而是至为精纯,没有任何特质的天地元气。

        天地元气为万气之本,没有任何特质,却可以转化为天下间一切真气。

        以天地元气修炼任何一种心法,就好似被前辈真仙馈赠了数年功力一般,能一蹴而就,跟苦修数年所得一般无二。

        王崇有多罗识的根底,故而不怕被峨眉派的人探查修为,他体内只有烟道人所传的旁门心法,炼就的浅薄真气,并无半分天心观的魔门修为。

        王崇催动了天魔五识神通,运转多罗识把藏入天地之窍的一身魔门真气抽取回来。他转入其中的魔门真气,在天地之窍中早就都化为至为精纯的天地元气,再无半分真气特质。

        换了一个平庸之辈想要修炼这门剑诀,纵然是有峨眉真传,想要初步入门,少说也得花去数年光阴。

        王崇底子浑厚,天赋上乘,又有天魔识为辅佐,握着剑匣,默默存想元阳剑诀,源源不绝的天地元气生自少泽,小指生出肿胀痛痒,麻酸沉拙种种感触。

        半个时辰之后,就感觉到小指一轻,一缕元阳真气诞生。

        王崇若是仍旧把天地元气,转为为天心观的真气,最多数个时辰,便能恢复一身修为,但转为元阳真气却只有这么一缕,不及原本功力的七八分之一。

        他暗暗体味这缕元阳真气,不由得暗暗赞叹:“阴定休老道也确实了得,只论这部剑诀剑法之高妙,天心观上下所有的道法加起来都不如。”

        天地有定数,道魔两家真气按照品质,共有九阶三十六品,三十六品之外,尽为杂气!

        天心观的魔门旁支功法修出的真气芜杂,早就出了九阶三十六品之外,归入杂气旁类,元阳真气却是七阶最上品,列为太乙元真之数!

        故而这一缕元阳真气,实是胜过了千缕万缕天心观真气。

        王崇修炼了两三个时辰,转化了百分之一二的功力,打通了三处穴道,把真气从少泽穴,穿过了前谷穴,转到了后溪穴,修炼出来的元阳真气虽然只有一丝一毫,但却货真价实,算是入了这门剑诀的门槛。

        若是峨眉弟子,修炼剑诀有成,必然会蒙受长辈嘉奖!

        只可惜王崇绝不能让人知道,他偷学了峨眉的元阳剑诀和十二式元阳剑法。

        若不然,峨眉派的人不但要收回他一身剑术,说不准还要飞剑斩首,免去宗门法诀外泄,就算峨眉长老一时恻隐,也会把他关押起来,直至老死,余生孤苦。

        王崇微微睁眼,竟然微微有一丝光亮,他知道已是天色放明,若是再不回去,说不定就会被给他送饭的峨眉弟子发现,这才悄然携了元阳剑匣,退出了秘径,回到了所居的石洞。

        他前脚才回来,后脚给他送饭的一名峨眉弟子就在外面叫喊道:“唐兄弟,快来吃饭啦!”

        王崇随手把剑匣往地上一扔,一脚踢入了床底,施施然走了出来,笑道:“又是烦劳谢兄给我送饭,真是惶恐!”

        来送饭的峨眉弟子叫做谢灵逊,身材高大,相貌威猛,看起来就如一名莽夫,实际上却文武双全,书香世家出身,祖父一辈还在朝中做过六部的官员,父亲也是极有名望的读书人,若非是家中出了事情,他也一定是闭门苦读,预备大考,而不是在这里求仙学道。

        正因为谢灵逊也是读书人,所以跟也通读诗文的“唐惊羽”一见如故,交情颇好,时常谈论古今,研讨文章。

        谢灵逊笑道:“那又怎么办?长老们不许你跟岳元尊随意走动,要是还不安排人送饭,岂不是把你们都饿杀了?我们峨眉派可做不出来这种事儿。”

        王崇顺势说道:“也不知我有没有机会拜入峨眉派门墙,跟谢兄一般修习上乘道法。”

        言罢!

        王崇微微叹息,接过了谢灵逊带来的食盒。