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军事历史 > 唐枭 > 第九章 招揽人手!
    合宫县福运楼是全县最大的食肆,羊肉煮熟后佐以胡椒去膻味是主菜,胡饼沾上辣子和芝麻再加上馎饦是主食,朱恩狼吞虎咽的吃掉半只羊,酒足饭饱之后,看着岳峰鸣鸣的哭了起来。

    “岳兄啊,魏生明让我蹲了大牢,让人打我还要杀我的头,我咬紧牙关什么也没说啊!?

    我只是个不良人,怎么就惹上了这么多事儿了?我都以为再没有机会见到你了,这辈子就这么完蛋了,如果不是岳兄你搭救我,我命都要搭上去,我真的害怕了,真的害怕啊!”朱恩道。

    作为不良人,朱恩只不过想凭此混一口饭吃,可是从驿所遇到“浮逃”开始,他就被卷入到了这一连串的事情之中,下了大牢之后,活阎罗“魏生明”是真的把他往死里整呢,他的心身都饱受压力,能够挺住实属不易,现在能重见天日,他立刻绷不住了。

    岳峰用力拍了拍他的肩膀,道:“你是不良人,我还只是一田舍儿呢!我招谁惹谁了?本来是来服力役的,结果险些送了命,现在也不是惹到了官司?

    所以,这一切都是命,你我兄弟不惹事也不怕事儿,有道是生死有命富贵在天,事已至此,我们只能放手一搏了,万一失败了,最多也就掉脑袋,怕什么?脑袋掉了也就碗大个疤!

    而倘若搏赢了,你我兄弟兴许还能搏一个前程出来,总比浑浑噩噩,平平庸庸过一辈子要强,兄弟你说是不是?”

    朱恩道:“岳兄非常人,我信你的,现在啥也别说了,以后你就是我大哥,我无论生死都追随您!只是你为了救我,和魏生明赌蹴鞠,而且以十天为期限,这……这实在是太凶险,哪里来的胜算?”

    岳峰道:“既然是放手一搏,就不会有绝对的胜算,但是我相信,这天下总有英雄,王侯将相宁有种呼?我们就从不良人中筛选出一飙人马来和这魏生明斗一斗,你负责联络,我负责牵头,我们一起干他个轰轰烈烈,掀三班衙门一个底儿朝天!”

    朱恩本来十分悲观,可是听岳峰这么一说,心中却凭空生出一股豪情来,他一拍桌子,往嘴里塞进了半张胡饼,干了一杯绿蚁,道:

    “大哥,事不迟疑,我现在就去联络!”

    朱恩站起身来,忽然厅堂旁边传来一声大笑,道:“什么人在这里口出狂言,扰老子清净?”

    岳峰心中一惊,扭头看向旁边,见隔壁桌子上端坐着一名胡服壮汉,看此人,鼻梁突出,头发微带黄色,似乎有胡人血统,那一脸的络腮胡子配合那一双锐利的鹰眼模样很凶。

    周围的食客很多,都齐齐往这边看过来,朱恩道:“这位兄台!我们兄弟说话碍你什么事儿了?”

    “就是碍老子的事儿了!”胡服壮汉豁然起身,盯着岳峰两人!

    他用手指着岳峰,道:“你姓岳?是你杀了那秦厉云?”

    朱恩怒道:“你胡说八道什么?秦捕头乃‘浮逃’所杀,岳兄弟撞上了,一人斩杀了五名浮逃救了主薄大人的命,这事儿合宫县衙,人人皆知,你岂能诬陷我岳兄弟杀人?……”

    “哄!”周围人齐齐轰动,周围的食客看向岳峰的目光立刻就不一样了,最近合宫县最大的新闻便是捕头秦厉云遭遇了横祸,被人杀死。而那几个杀人的浮逃又被主薄大人的书吏强势斩杀,原来那神奇的书吏就是眼前的这个少年?

    看岳峰的模样,生得并不算高大魁梧,反而面孔生得颇为秀气,他这模样能一人杀五名浮逃?

    众人指指点点,叽叽喳喳,那胡服汉子一拍桌子,长笑一声道:“敢杀不敢承认么?老子强二郎最讨厌这类敢做不敢当之人。

    今日老子就称量称量你,看看你究竟有几分本事!”

    胡服汉子说罢,手一按桌子,如猿猴一般跳跃起来直扑岳峰,当面冲着他的面门就是一拳。

    岳峰一个梭步后退,伸手也是一拳,双方的拳头在空中对垒,岳峰微微皱眉,往后退了几步,胡服汉子则是“蹬”、“蹬”、“蹬”一连退了十几步才勉强立足,还差点跌了一跤。

    胡服汉子双眼一翻,喝道:“好个手段,再来!”

    他揉身再一次扑上去,又和岳峰战成一团,他的身手不俗,可是岳峰的身手更加的敏捷,几个回合下来,胡服汉子就落了下风。

    岳峰抓住了他的一个破绽,一掌从中门攻破防御,胡服汉子肩头被打得一晃,岳峰用脚轻巧的一勾,便让他跌了一个狗啃屎。

    周围立刻响起雷鸣般的喝彩声,大唐人豪情万丈,喜欢英雄,也喜欢热闹,平常民间都有角斗相扑一类的比赛,岳峰刚才和壮汉交手的时间虽然短,但是双方的身手都颇高,兔起鹘落十分的精彩,因而围观众人都忍不住叫好。

    壮汉跌在地上,竟然也不恼,从地上爬起来冲着岳峰抱拳道:“嗯,你果然好手段,秦厉云栽在你的手上不冤!只是你这一次欲要和魏生明斗,姓魏的在合宫县一手遮天,谁敢和他作对?你指望要在不良人中找帮手,只能是异想天开了……”

    岳峰心念转动,道:“魏生明强则强矣,可是酷吏治下有冤屈,岳某坚信合宫县里的英雄还没有死绝,岳某定能结交英雄,将这魏生明战而胜之!”

    他顿了顿,话锋一转道:“强兄弟我看你武艺超群,定然也是有抱负之人!汝可敢和我们一起,放手一搏?”

    胡服壮汉微微愣了一下,岳峰冷笑一声道:“怎么?我看强兄弟莫非是不敢?大丈夫在世,岂能庸庸碌碌?要想富贵就得拿命来搏,强兄弟以为如何?”

    胡服汉子浑身一震,喝道:“谁说我不敢?我强二郎等的就是这等机会!回头我们几兄弟一起去县衙,咱们就和姓魏的斗一斗!”

    岳峰心情也大好,大笑一声道:“好!今日我找到了强兄弟这样的英雄,当把酒言欢!来啊,再煮五斤羊肉,瓮一壶绿蚁,我们兄弟今日把酒言欢,不醉不归!”