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都市职场 > 不是单身狗的日子 > 第二十一章带消息来了(一)
    范文芳揶揄道,“就记得一点?”

    “嗯,就记得一点。”苏禾看他是看热闹不嫌戏大,眼睛一转,笑问,“那你呢,你可记得自己小芳的来历?”

    范文芳:“......”

    白灵捂着肚子哈哈大笑,拿着筷子的手连忙举起来道,“我记得我记得,就是那首小时候大街小巷都很熟悉的歌曲......村子里有个姑娘叫小芳,长得好看又漂亮......”

    她哼了两声,笑道,“是这样唱的吧?”

    范文芳满脸是无语,夹了一块咕噜肉就往她嘴里塞了进去,无奈道,“你还是不是我女朋友,有你这么帮着外人的吗?”

    典范郭一边大口大口吃着菜,含糊的大笑道,“白灵那叫帮理不帮亲好吧?”

    说着他突然拍了自己脑袋一下,又拿起桌上倒的啤酒喝了一大口,这才道,“我想起来了!我想起来要说什么了!”

    原本苏禾还想,这小子一副事不干己高高挂起的模样,怎么说都要将这个外号电饭锅的提拉出来遛一遛,现在见他居然如此急中生智,遂什么也没说,只是边吃着东西,作出一副认真倾听的样子。

    正笑闹的范文芳和白灵这对情侣档虽然在互相投喂着,但也安静了下来。

    典范郭道,“我大哥那边暂时还没收到消息,不过我二哥那里,小道消息却是很灵通的。”

    说到这里他突然卖起了关子,看看这个,又看看那个,道,“你们猜,我二哥到底带回来了什么消息?”

    原本作出认真倾听状的三人差点想要吐出一口老血,三人眉色皆带着气愤怒视典范郭,异口同声道,“你是欠揍吗?!”

    典范郭吓了一跳,看着那三人的神色,也知道自己是犯了众怒,顿时不敢再卖关子,连忙把自己知道的事情给说了出来。

    原来,在苏禾和范文芳两人离开郭家没多久,之后郭大哥和郭二哥两人也跟着前后脚出门了。

    本来躲入房里的典范郭是不知道这回事的,但他回房没多久,越想越觉得不对劲,毕竟自己有了水异能,已经不算是普通人了,但家里不管是老爸也好,亦或是两个兄长也好,明明他激发了水异能是大事,这还是早上没多久的,但也没见他们怎样惊喜或者激动,他越想越不愤,遂又起身去了书房。

    等到了书房,却见他老爸对着墙上偌大一面国土地图愁眉思索,连他进来了都不知道,而两位兄长也不知道什么时候已经离开了。

    书房沉闷的气氛让典范郭大气都不敢喘息一下,直到房中的座机电话响起,郭世钊才回神过来。

    而典范郭已经拿起了座机电话接听道,“喂,你好,这是郭家。”

    电话里沉默了好一会,才传来一道带着沉重的声音,“叫爸听电话。”

    “有什么事是我不能听的?”典范郭对自己家人的声音熟悉得不行,虽然大哥的声音变得无比沉重,但他还是知道电话对头的是他那位大哥,嘀咕了一句,连忙把电话交给了过来替手的老爸郭世钊。

    “你大哥?”郭世钊问了一句,见典范郭点头,这才接了电话道,“是我。”

    郭家是本市的地产大亨,别看郭氏集团是二哥郭仁晓当CEO,但其实,很多重大的决定,都是这父子三人决定以后才能下的。

    这幅情况,一看估计就是有什么大事,典范郭不掺合家业,平时像这样的情况,那是避之不及的,但今儿也不知道为什么,下意识的就在旁边的沙发上坐了下来。

    旁边正接听电话的郭世钊在看到儿子这幅作认真倾听的模样,嘴角不由升起一抹欣慰的笑容,但很快,那抹笑容就僵硬了,直到把电话挂了,脸上的神情已经转为了浓浓的沉重。

    典范郭就觉得奇怪了,平时这老头子泰山崩于顶都面不改色的样子,这接个电话而已,就像是死了爹娘一眼,虽然爷奶已经死得不能再死了,不过,他大哥到底给这老头子说了什么?

    典范郭一脸好奇,没等他问话,郭世钊已经道,“你大哥回了西北。”

    怔了一下,典范郭才反应过来,“哦,那又怎样?”

    他大哥以前没在信息安全局任主任的时候,不就是西北那边要军的人嘛?本来就是那里出来的,更何况,那边还有他认识的一些出生入死的好兄弟,一年就要往那地方跑上两三次,过去又有什么出奇的?

    看着一脸憨厚的小儿子,郭世钊难免叹了一口长长的气息。

    他扶了扶额头,才道,“你大哥和军部那边的朋友要好,今天的新闻你也见了,那不是一件小事情。”

    就这么的,眼巴巴看着老父的典范郭好一会才反应过大跳了起来,“老老头,你的意思是要打仗了吗?”

    郭世钊差点被气得吐出一口老血,不过想想之前3 WTV频道里的事情,谁知道那又是不是别的国家背地里制造出来的生化武器呢?

    他模糊的点了点头,随意的扯了几句话将儿子糊弄住,淳淳善诱道,“是不是打仗,这事情暂时也不知道,以我们国家今时今日的国力,也不是别的阿猫阿狗可以随便欺负的,你也别瞎想,毕竟你大哥只是说回去西北,上个月还说阿古要结婚,你大哥三十五都有两个孩子了,阿古比他还大两岁,老光棍一个连个女人都没有,这次说不定就是去商量准备这件事情了。”

    还是那句老话,天塌下来有高公子在顶着。

    典范郭虽然心里还有着狐疑,但听着老父的解析,想想似乎也是这个道理,遂也没再纠结了。

    只是等晚上二哥回来吃饭的时候,他才发现自己把事情想得太简单了。

    郭二哥回来的时候脸色几乎是惨白着的,那时候家里正准备开饭,郭世钊见儿子一脸浓重苍白的神色,大掌一挥,一家三口三两下把饭吃了,这才转战了书房。

    平时的典范郭可以随意闹,但这时候,看着郭二哥那一脸恐怖的脸色,典范郭几乎是噤若寒蝉的。

    郭世钊也没说话,和两个儿子分别坐在沙发上。

    等了好一会,郭二哥才道,“爸,我们把集团出售吧!”

    抱着茶杯的郭世钊手一抖,瞬间就把手中的茶杯带水抖到地毯上,连脚下的拖鞋都湿透了都顾不得,好半晌才道,“你是打听到什么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