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玄幻奇幻 > 神泪i > 第三十八回 冰棺葬天衣
    五界奇人传,葬天衣。

    性狂傲,手段通天,于葬天雪脱困,其后纵横五界,先灭...。

    ....

    任何事都有代价,即使能移山倒海的问道者都一样,没有谁可以例外。

    时与光的流转中,外界的日与夜早就变换。

    五界涌动的这一个月,很多问道者都被卡在第四阵中,死在第五阵前,只有各大势力在寻找第六阵的入口。

    但血却未染红六寸雪。

    因为已消融!

    折损不少人手的各大势力,眼看葬天雪原即将关闭,正在商议退走时,中心处再次出现异变。

    一道纯粹的火焰直冲天际,映照得万里皆红。

    四面八方的雪,在火红下,在所有人眼中开始消融,雪中的异兽亦嘶吼,挣扎起来。

    其后地面喷出地火,不少人在莫名出现的地火中化作一缕灰烟,挣扎着飘向雪原中心。

    大吃一惊的各势力领头人,不禁纷纷想要退出,但他们所不知的是,从红光出现的那一刻,入口早已闭锁。

    在万里方圆的大地闪烁中,在刻画于地上的古老文字闪烁中,提前封闭了。

    他们只在一个个晦涩难懂的文字,浮在半空时,知道了一件事。

    一件可怕的事。

    万里大阵,启!

    一个时辰前。

    第八阵的桃花界随着白影一同消失,取而代之的正是龙墨三人此行的目的地。

    别名长生墓的葬天雪原,在大部份人眼中都是六寸雪铺就的世界,只有很少人才知道这里的中心完全不一样。

    一望无际的雪原上,菱形的雪花不断从天空轻轻飘落,再化为雪水消溶于地下,

    雪花的形状只有单调的六角菱形,可是却从不间断,每一分每一秒都在落下。

    从天空飘落、马上又化为水消失。

    只有覆盖在地面上的薄雪,永远不会溶化,不会消失。

    这里是真正的葬天雪原!

    桃花界内常千里刚张开眼睛,看着结出厚厚霜层,散发着连灵魂都感到寒意的龙墨,正想询问的时候,话尚未出口,便被转移到这里。

    随后便与夜白衣,龙墨一起往地下散发出淡淡荧光的通道掉落,变化之快,连一息的时间都没有。

    地下通道中央,一条螺旋向下的夜光梯外,夜白衣与常千里很快便反应过来,再跳入阶梯,可被冰封住的龙墨则只能在梯外直直掉落。

    倒不是二人不想救龙墨,只是这突如其来的事,让他们根本来不及伸出援手。

    冰霜内,龙墨看着发出荧光的白玉梯,倒是知道自己正急速往下坠落,可此刻除了在心中暗骂倒楣外,什么都做不了。

    只能祈祷通道别太深,或者身上的冰霜够硬,否则自己恐怕会名留千古。

    第一位摔死的悟道者。

    “呯!”

    硬物撞地的声音很快传来,但与此同时,通道中忽然涌出一道烈焰,简单而粗暴的从下往上。

    “咳咳,你没事吧?”

    “这是怎么回事?快去看看龙墨。”

    螺旋梯的通道夜白衣当然来过,因为这里是冰棺的所在地,可他却是第一次遇到异变。

    通道自动开启不说,那一道灼热的火焰已足夠古怪。

    “小心点,下方是冰棺所在地,这异变来得很古怪。”

    飞快急促的声音中,常千里还未理解过来,夜白衣已经跑到尽头,一脚踏地面上。

    散发着淡淡幽光的地洞,很古怪,不单是地面被冰层覆盖,更古怪是四周的墙壁,竟有一朵朵散发着微光的冰花。

    略微倾斜的冰洞尽头,有一个凝聚成冰的湖泊,湖泊的中央有一副竖立的,寒冰所制的棺材,晶莹通透。

    常千里刚跳下便看到冰棺中的女子,火红而冷,那种恐怖的气势,让她动作间都出现了些许迟滞。

    此时,冰棺的四周正有一丝丝火焰在旋转舞动,龙墨则紧贴在冰棺下方,像是被闭起眼的红衣女子踩在脚下。

    想来定是冰地坚硬而滑,掉下来的龙墨因身上冰霜关系,顺着倾斜的地面直滑到冰棺前。

    夜白衣看着发出恐怖气势的女子,吸口气道:“葬天雪原就是为了封印她而存在,冰棺乃是巫冰所制,似是取自幽冥界中的冰人。”

    常千里望了眼毫发无损的龙墨,缩了缩脖子道:“酆都府前的冰人?龙墨身上的是巫冰?”

    “嗯,巫息之所以可怕,是因为它们会吸收天地万物成长,大杀小!”

    眯起眼晴看着冰棺,夜白衣小心翼翼道:“本来我还在想用冰棺吸收掉他身上的冰霜,但没想一到达便发生异变,而且猜错了。”

    “会不会是...。”

    “不,她进不了这中心点,否则不必求我,早就自己来了。”

    夜白衣知道常千里想说什么,但正如他所说,第八阵中出手的女子虽强横,可却偏偏进不了这个最中心点,当初的封印者明显是考虑到她的存在,设下了什么防备她的方法。

    常千里感受着红衣女子越发恐怖的气势,看着龙墨身上渐厚的冰霜,在火焰绕动内渐渐化水的冰棺,咬了咬自己的舌头,痛得抽了一口凉气道:“龙墨好像在吸收冰棺?”

    夜白衣苦笑道:“所以我才说猜错了。”

    “到底怎么回事?”

    “感谢尔等带来巫息之种,待得脱困之时,一点小东西,一个情份,至于这小家伙,放心,有吾在。”

    夜白衣正想动作时,虚空中忽然传來一道女声,如烈火,如王者,傲气十足。

    声音出现的同时,冰棺内再度奔腾出一股烈焰,这一次却像是有灵性般绕过二人,直冲地面而去。

    随着再一次的火焰冲天,葬天雪原内的远古文字,在肉眼可见下暗淡了一分,天空更渐渐下起火雨。

    漫天飞舞的火雨下,风渐渐吹起,无数被火雨打在身上的人,马上痛苦的挣扎起来,随着时间流逝,身体慢慢化作灰烬,化作轻烟,飞往雪原中心。

    冰洞内,被恐怖气势压在冰棺十步外的两人,眼睁睁看着一缕缕挣扎的残魂,融入冰棺阻止着化水的速度。

    “哼,区区小道,焉能挡吾!”

    再度响起的声音中,冰棺内突然充满火焰,然后在赤红火焰瞬间回收中,出现了点点裂缝。

    裂缝的出现,让龙墨身上的冰层越发厚重,越加凝实,冰棺化水的速度也更加快!

    “焰雪!”

    半红半白的火焰,在狂傲的声音中,从其身上涌出,再布满整个冰洞,红白斑驳的焰火带来的高温下,湖水渐渐化开再蒸发。

    奇怪的是,身处其中的常千里和夜白衣非但没有受伤,体内的伤势更渐渐好转。

    至于龙墨,身上的冰层亦是稀薄了不少,不过越是稀薄,吸收冰棺的速度却越快速。

    彷佛漫长,又彷佛眨眼间,常千里忽然感觉到自己的伤势已全好,再没有之前的虚弱感。

    “哈哈哈...。”

    “哈哈哈...。”

    “哈哈哈...。”

    张扬狂傲的笑声中,被龙墨吸收得剩下一层薄冰的冰棺,“喀擦”一声便散落一地。

    红白火焰回涌,倒灌入红衣女子身体的瞬间,只见她猛然张开一双火红色的眼睛,一步跨出便将三人带到地面上。

    下着火雨,漫天火红下的地面上。

    只见全身被烈火缠绕的女子,左脚轻轻一跺,便跺出蜘网般的裂痕,让她身周的文字全数灰暗,消失。

    冷笑着她左手一握一抬,把地面的龙墨虚握在半空。

    看着一望无际的大地,口中吐出一股火焰喷在龙墨身上,右手在虚空中抓出一把白色焰火的剑,然后便直斩龙墨。

    “散!”

    狂暴的喝声中,彷佛要一剑斩出心中怨气的女子,在夜白衣两人还没反应过来时,势大力沉的剑便斩到龙墨身上。

    但那一剑却没有想像中的声音,而是在接触的瞬间,缠绕着龙墨全身燃烧。

    与此同时,震压住夜白衣二人的气势亦消失不见。

    夜白衣看着除了皮肤外尽皆火红的女子,良久后才从那气势的余威中恢复过来,深吸一口气道:“夜白衣代菡萏道君向天衣道君问安。”

    红衣女子听到菡萏二字,嘴角微微上扬道:“夜白衣?吾曾两次感觉到汝之气息。”

    夜白衣镇定下来,微笑道:“在下夜白衣。”

    慌乱中稳定过来,常千里看了眼龙墨,雖没夜白衣的从容,但亦不显多少害怕,只听得她道:“前辈,他没事吧?”

    本名葬天衣的红衣女子,扫了眼常千里道:“放心,很快恢复过来,只是其心轮位置的种子,吾暂时亦没什么好方法。”

    半空中,整个人被白火包围的龙墨,突然开口道:“热...这是...是要热死我啊。”

    葬天衣看也没看左手虚握住的龙墨,望向常千里道:“九命妖猫,吾替汝恢复一命,至于夜白衣...。”

    霸道的话语中,葬天衣没等夜白衣和常千里说什么,右手在身上一抹,一本书和一粒火红丹药便出现在手中,随后屈指一弹,把丹药弹给常千里身前,古老书籍弹给夜白衣。

    “天命丹补命,逍遥游亦适合汝之道。”

    说罢,葬天衣也不管二人是否接受,便闭起双眼感应起四周。

    皆因在她看来,那两样东西足够还他们相助之情。

    更何况,她还在他们身上种下了道火,帮助他们悟道,更接近道。

    这种本事,从远古至今,就唯她葬天衣独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