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都市职场 - 归一在线阅读 - 第四百五十九章 诸将

第四百五十九章 诸将

        继吴梅和吴双之后,吴中元召见的是大州城主吴阳,似吴风华那种年轻的城主在熊族比较少见,像吴白夜那种上年纪的城主也不多,大部分城主的年纪都在三十五到四十五岁之间,吴阳也是个中年男子,洞渊修为,此人是个性情中人,对吴中元非常看好,言语之中充满了对熊族复兴的强大信心,以及跟随明主叱咤沙场的迫切渴望,彷如出笼猛虎,又似脱困蛟龙,表现出了昂扬的斗志。

        吴中元最需要的就是吴阳这种人,最看好的也是这种人,不同年龄段的人有不同的年龄特点,年轻人普遍热血,中年人大多沉稳,而老年人则倾向于保守,年轻人的热血不值得赞赏,因为热血是这个年龄段普遍的特征,如果年轻人能够做到沉稳,那就值得刮目相看了。

        同理,中年人的沉稳也不值得称赞,要知道到了这个岁数,沉稳是自然现象,是顺流而下,根本不需要任何的努力就能做到,但中年人还能拥有一腔热血就非常难得了,其本质乃是逆流的坚守。

        吴中元并未隐藏对吴阳的欣赏,也没有吝啬对他的赞许,像吴阳这种人,表扬永远比批评有用。

        吴阳之后是大田城主吴守正,此人年逾古稀,是熊族紫气高手之中年纪最长的一人,虽然年纪大,修为却不高,此人所主政的大田是熊族人数最多的一处垣城,也是熊族最大的粮食产区,每年各大垣城进贡有熊的粮食总量,大田一处垣城就能占到五成以上,吴守正从一开始就负责农耕,一步步升任垣城城主。

        吴守正的情绪很低落,不是因为畏惧吴中元追责,因为他并未参与任何的权力之争,也不归属于哪一派,他之所以情绪低落是因为在这场与牛族的这场战争中吴熬抽调了大田的存粮作为军粮,大田余下的粮食不足以支撑族人度过寒冬。

        吴守正是哭丧着脸进来的,走的时候脸上的愁容已经不见了,原因很简单,吴中元答应帮他解决大田的粮食问题。

        吴守正倒是松了口气,轮到吴中元发愁了,经过一年的休养生息,自己直辖的六座垣城都有了些许粮食储备,但大田人多,得让吴勤和姜大花以及黎万紫把所有的备用粮食拿出来才够接济大田。

        这三人肯定舍不得,但舍不得也得让他们交出来,总不能眼睁睁的看着大田的族人挨饿。

        随后前来觐见的是大苑城主吴三红,此人乃洞渊修为,是个四十五六岁的妇人,徐娘半老风韵犹存,说她是妇人也不对,因为此人没有结过婚,之所以没结婚是因为此人与吴季的关系很好,就是特别好的那种,谁都知道却心照不宣那种。

        世人普遍认为高官的相好儿都是没脑子的花瓶,其实不然,没脑子的花瓶都是暴发户所喜欢的,高官喜欢的多是优秀的女人,吴三红就很优秀,不但修为精深,还练就了水属二十二等绝技寒冰真气。其所统领的大苑不管各种事物都处理的井井有条,是最令都城省心的一处垣城。

        吴三红之后,吴中元约谈的是居山巫师吴殇,这个字念“商”,不念“羊”,此人三十上下,样貌无奇,如果说吴舟在勇士里属于跟屁虫,这个吴殇就是高阶巫师里的跟屁虫,胆子不大,心理素质也一般,至少在吴中元面前心理素质一般,说话语带颤音,吴中元咳嗽一声他都吓的哆嗦。

        巫师相当于大吴的御林军,吴熬干的那些坏事儿勇士参与的少,巫师参与的多,照例,还是写下供述,就在吴殇书写供述的间隙,吴兰青回来了,找到并带回了吴荻。

        听得白鹭鸣叫,吴中元出门,将吴兰青和吴荻都喊了过来。

        二人的到来给吴殇解了围,吴中元懒得深究追责,训勉几句打发他去了。

        吴荻来到之后的第一句话是,“你多长时间没休息了?”

        “怎么了?”吴中元随口反问。

        “一看你就很疲惫,连眼睛都是红的。”吴荻说道。

        “没事儿。”吴中元摇了摇头,他来此之前他一直在四处奔走,的确很久未曾合眼了。

        吴兰青握拳右胸,冲吴中元见礼,然后冲吴荻说道,“你自与大吴说话,我去为大吴端些汤水来。”

        吴中元知道吴兰青想借故避开,便没有出言阻止,冲吴兰青道声辛苦,然后自回厢房。

        吴荻随后跟了进来,“外面是怎么一回事?”

        吴中元知道吴荻问的是倒毙在外的吴松石,“干了一堆臭事儿,不但不认错还给我装清高,不杀他杀谁?”

        “局面控制住了吗?”吴荻想给吴中元倒水,端起水壶发现是凉的,又放下了。

        “控制住了,我正在逐一跟他们谈话。”吴中元喘了口粗气。

        “谈了多少了?”吴荻问道。

        “勇士谈了十五个了,六个巫师只剩下兰青洞渊还没谈,”吴中元随口问道,“兰青洞渊这个人怎么样?”

        “她没问题的。”吴荻说道。

        吴中元抬手扶额,“那就不谈了,谈了快两个时辰了,我脑袋都快炸了。”

        “你刚刚掌权,安抚训勉很有必要,再坚持一下。”吴荻说。

        吴中元点了点头,“王先生对这件事情有什么看法?”

        “喜忧参半,”吴荻说道,“先是喜,后是忧,你执掌熊族他固然欢喜,但他担心熊族元气大伤,你在此时接掌熊族,会拖累我们固有的六座垣城,他日御敌的压力也会更大。”

        “他的担心不是多余的,”吴中元苦笑摇头,“我现在已经开始发愁了,吴熬跟牛族开战,打这几个月把熊族的粮草都快耗光了。”

        “眼下的重中之重是稳住局面,别的问题总会解决的。”吴荻和声宽慰。

        吴中元叹了口气,探手入怀,拿出莲蓬,当着吴荻的面取下一枚淡紫色的七阶莲子递给吴荻,“给,捏碎外壳吞服,可直晋太玄。”

        吴荻已经自吴兰青口中听说过吴中元出现之后所做的事情,听得吴中元言语也不感觉惊讶,只是好奇问道,“此等神奇之物,自何处得来?”

        “东海。”吴中元收起了莲蓬,他疲惫是真,却也不曾累的糊涂,他拿出莲蓬有两个原因,一来吴荻不是外人,没必要避讳她,二来也能让吴荻看到莲子已经用掉了四颗,以吴荻的智商,自然能猜到第四枚他给了谁。

        见吴荻接了莲子拿在指尖端详,吴中元便催促道,“这东西得来不易,以后怕是再也寻不得了,快些吃了,免生意外。”

        吴荻点了点头,小心捏碎,启齿吞服。

        吴中元说道,“越升七阶,总要一些时间适应,慢慢来,不用着急。对了,我已经告诉他们由你接掌右弼宫,一会儿你随兰青洞渊去晨议厅与他们见个面,吴勤洞渊也在那里。”

        吴荻尚未接话,吴兰青端了汤水回来,是用麻芨熬制的甜汤,应该早就做好了,吴兰青去拿的现成的。

        吴中元接过汤水冲吴兰青道了谢,然后让她带吴荻回晨议厅与众人见面,顺便再把吴季叫过来。

        和吴季的谈话时间很短,他对吴季这个人还是有些了解的,没必要浪费时间,喊他来只是问他吴君月是个什么样的人。

        这个问题非常敏感,吴季没想到吴中元会问他这么敏感的问题,不过吴中元既然问起,他也只能如实回答,在他看来吴君月这个人非常正直,不管什么事情都是对事不对人,实际上吴熬上台之后也对她很不错,努力的尝试拉拢,但吴君月并不买账。

        对于吴季的说法,吴中元也是认可的,实际上吴君月今天冲吴熬发难并不意外,早在很久以前就已经有征兆了,当日他前往有熊请求吴熬救治大傻,曾与吴熬进行过激烈的辩论,当日吴君月就很主持公道,并没有偏袒吴熬。

        吴季虽然说的很委婉,吴中元还是听出了他的话外之音,在吴季看来吴君月认理而不认人,日后若是他有什么倒行逆施的举动,吴君月很可能也会像对吴熬那样对他。

        吴中元鼓励了吴季几句,打发他去喊别人过来。

        吴季所说确是客观实情,但这其中可能也掺杂有个人的主观情绪,要知道任何单位儿的主官和副手之间关系都很微妙。不过他并不认为吴君月会冲她下手,要知道吴熬一死,他就是唯一拥有王族血脉的人,他再怎么乱搞,吴君月也不可能杀他。

        大昌城主名为吴少君,而立之年,紫气洞渊,三十岁的洞渊高手在熊族屈指可数,这时候的人尚武轻文,但吴少君却反其道而行之,此人根本就不像武人,更像是书生,觐见的时候腰上还别着一根笛子。

        如果用一个词来形容吴少君,那就是气定神闲,如果再加一个词,那就是外松内紧,此人跟他说话也很随意,但随意并不代表没有礼貌。赐他座,他便坐,仰靠椅背,轻松随意却不失礼数。

        说话也是这般,非常得体,亲近谦恭又不阿谀献媚。对于当今形势,此人也有独到见解。

        跟此人相处很舒服,日后若得闲暇,想要出去玩耍,这个人是个不错的玩伴儿。

        随后约谈的是吴犀和吴罴,二人是一对双胞胎,三十多岁,皆是居山修为,长的都是人高马大,与鸟族的黎安和黎定有的一拼,兄弟二人五行属金,所习绝学同为金属十七等的金熊护体,这是一种横练功夫,威力非凡。

        像他们这种粗人,性格不可能很细腻,智商也不会很高,好在二人执行命令非常坚决,这也行了,作为领导最怕的不是没脑子的,而是又没脑子又自以为是的。

        二人之后是大洪城主吴夕廷,紫气洞渊,四十来岁,此人颇有城府,喜怒不形于色,性格内向,但内向并不等于木讷,实际上此人头脑非常清醒,统兵很有一套,是个林.彪式的人物。

        最后约谈的是吴君月,吴君月的身份比较特殊,也不能真的约谈,只是征求了一下她对熊族目前形势的看法,随后又鼓励了几句。

        至此,除了远在弱水龙泽的吴晨,熊族二十一位紫气高手,六位高阶巫师,终于尽数约谈完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