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都市职场 > 学霸的微观世界 > 第375章 全面竞争
    京城化工大学,理学院。

    两年前,理学院虽然也是化大的重量级学院,但和高分子材料学院以及化学工程与工艺学院能够在全国的大学学院排行来说,都能排上A级学院的地位依然差了一个等级。

    然而现在,化大的理学院,尤其是应用化学系,现在已经有赶上甚至于超过前两者的势头了。

    树立了刘峰教授这位炸药奖获得者的大旗,并且还加上政府的大力支持,化大应用化学系想不发展起来都不行。

    随着一大拨优质师生源的加入,再加上一个新的材料化学实验室建设完成,依靠着刘峰的大旗,短短两年时间,整个理学院如同脱胎换骨了一般。

    尤其是在刘峰的指点下,学院的老师相继推出了重大科研成果,无论是学术上还是经济利益上,都为学院的良性发展带来了非常积极的意义。

    根据最新的材料学产业研报的统计,两年时间里,化大推出的新材料,尤其是石油化工,生物医药领域,分别占据了全国新材料研究产出的8%和5%!

    单单只是一所211大学,在全国数百所高校,几千家材料研究单位,竟然能够占据如此高的份额,简直就是一个奇迹!

    要知道,即便是水木和京大,在这些方面的产出,也就只有区区1%不到的份额而已。

    这还不算刘峰的各种水处理材料,那更是大名鼎鼎,早已经畅销全世界,创造了数千上万亿的经济利益。

    谭校长和李殿卿院长两位,只怕已经不知道多少个夜晚,做梦的时候都被这份漂亮的政绩给笑醒了。

    当然了,应化之所以能得到如此程度的发展,其实和政策面的支持关系不大。

    关键还是一个人,刘峰!

    就如同众星拱月一般,整个应用化学系甚至整个京城化工大学的化学、物理类研究课题,都围绕在了刘峰的意见周边,至少有九成的新材料研发,都直接或间接与刘峰存在着关联,这种情况,在国内其他高校或者研究机构,几乎是不可想象的!

    而他这种影响力,哪怕是放到其他国家任何一所高校当中,都不可能发生。

    反正,不管化大内部的教授以及研究员是如何看待这个问题的,至少在大多数人看来,能够跟着刘峰这位炸药奖大佬一起搞研究,绝对是一件很牛逼、很幸福的事情。

    毕竟是炸药奖大佬,他的眼光看到的能是一般的项目吗?

    不说炸药奖级别的课题,至少也得是准炸药奖级的吧?

    而事实上也确实如此。

    不到两年的时间,数十种优质的新材料新鲜出炉,甚至都让化大理学院从过去的B级评级,提升到了A级,而应化专业更是被评为了A+级!

    所有涉及到这些项目的化大教授、副教授甚至于讲师和学生,都获得了巨大的利益,随之更是对刘峰感恩戴德、顶礼膜拜。

    如果说最开始的时候,化大也只能吸引一些还没有自己实验室的研究人员以及二三线的专家教授的话,那么现在,即便是一些行业名气顶尖的学者,也对这里的工作环境产生了相当大的兴趣。

    毕竟,事实胜于雄辩,背靠着刘峰这尊大佬,再加上又有政府的鼎力支持,未来的化大完全有可能成为国内材料研发领域的龙头高校。

    即便实在不喜欢高校环境的专家,也还可以加入到刘峰自己的私人研究所当中,而这座研究所的风头,甚至比化大的应用化学专业,还要吸引人!

    当然了,虽然这一切看起来都是如此的诱人,但真跨进了这扇大门,里面的美好其实也并没有外人想象中的那么夸张,至少,这两处绝对不是什么“世外桃源”。

    新的应用化学系,以及峰华研究所,在刘峰的直接参与下,完全没有官僚作风,更不以论文的数量作为唯一的考核指标,在这里做研究的科研人员,只需要专注于自己的研究便可。

    然而相对的,这两处在研究上面临的压力和工作强度,却是要比一般的高校和研究所大不少。

    毕竟,想要跟上炸药奖大佬的步伐,如果不用跑的话,那是相当吃力的。

    但是对于像陆昌兴这样有野心,有抱负的人来说,这两处简直就是‘圣地’!

    就以峰华研究所来说,竞争,确实格外的激烈。

    每天熬夜到凌晨一两点,那都是家常便饭;

    甚至忙的时候,经常在办公室里打地铺,997的工作时间,完全就是种奢侈!

    至于光学、生物学、脑科学等研究分所,

    陆昌兴没有待过,也不好评价。

    但从每天同样亮到深夜凌晨的灯光来看,似乎一点都不比他们材料研究所更加轻松。

    当然了,忙归忙,但陆昌兴丝毫没有任何怨言。

    因为无论是在科研环境上还是薪资、待遇上,这里在国内、乃至于全世界都是最顶尖的水平!

    而且还能源源不断的刷学术声望!

    因此,每当他坚持不下去的时候,陆昌兴都会想想之前他在某家私人企业给人家打工的那种日子:

    生化环材,即便是教授博士又如何?

    基本工资也只有6000出头,研究项目还非常坑人不说,就连研究成果也很难保证能够取得什么利益。

    这不,之前他在公司里待了快两年,项目竟然‘中道崩殂’了,说好的完结奖金鸡飞蛋打不说,连年底考核都悬了!

    不过好在刘教授这里并不会出现‘中道崩殂’这种狗屁倒灶的事情,更没有对论文数量这一指标作出硬性规定,只要在每个月的报告上写明这个月自己做了些什么就行。

    “好了,你们都先把手头的事情放下,我先给你们介绍一位老师。”

    实验室里,刘峰并没有再管费修谨这个二货,自顾自地介绍道,

    “这位是陆昌兴博士,水木大学毕业的高材生,今后会在我们实验室里待2个月左右的时间,以后你们要是遇见什么问题,可以向他请教。当然,这两个月的时间,你们必须全力配合陆博士的工作……”

    虽然觉得就这样把自己的徒弟们给卖了有点愧为人师的样子,但刘峰依然还是‘狠下心’来。

    这一次他之所以把陆昌兴安排到了化大,一方面有陆昌兴本人课题研发的需要,在某些硬件设施上,他的峰华研究所还在完善当中,还是赶不上化大的国家级重点实验室齐全;

    另一方面,在未来的几个月时间里,他已经完全抽不出时间来管理他们的学习,索性便将这些人安排给陆昌兴打下手。

    至少,这位陆博士在实际动手能力方面,在他的峰华研究所也是数一数二的存在,比起他来说,也只是差了那么一点点而已。

    对于陆昌兴来说,顺手带领几个小白研究生,并没有任何困难,反正他也要在化大待两个月,能够替自己的老板分忧,他还求之不得呢!

    更何况,听说这里面还有未来的老板娘存在……

    两人就这么一拍即合,丝毫没有在意某4位小白研究生幽怨的眼神。

    “好了,我正在研究的课题,是一种新型量子信息材料,接下来,我将给诸位安排具体的工作事物,周越、杜洪,你们俩就负责……”

    没有多余的话,陆昌兴直接就对具体的工作事物做了安排,而刘峰也只站在一旁,并没有干涉。

    京城化工大学大学的事情只是一个插曲。

    花费了几天时间,刘峰一边安排好了化大以及峰华研究所的事情,一边和卓婷婷小姐姐温存着,过着简单的二人世界,随后便急急忙忙地返回了位于山海关的科研基地。

    超级对撞机的试验开展得越发频繁,从王院士到下面的研究员,无不开足了马力,废寝忘食地工作着,如同打了鸡血一般,无非是想这台超级对撞机能够早日投入运行。

    而作为超级对撞机的总设计师,他这位刘教授,总不好频繁缺席。

    更何况,钱正英院士的发电工程也在最近整体搬迁到了秦皇岛,这项反物质工程当中最重要的节点,即将迎来一个新的阶段,刘峰更没有理由缺席了。

    时间争分夺秒。

    然而,就在刘峰紧锣密鼓地推进超级对撞机运行工作的时候,国内外关于华国超级对撞机的博弈,又掀起了一个新的高潮。

    什么颜华灿、巫马蓉等倒是没有再跳出来说什么,也不知道是没有说话的底气了,还是被杀鸡儆猴给骇住了。

    但站在巫马蓉等人背后的存在,却再也忍不住想要跳出来赤膊上阵了。

    譬如说,远在太平洋对岸的M国科技部,坐在办公室里的凯利部长,此刻就盯着刘峰的照片看得出神。

    华国超级对撞机出人预料的突破性进展,震动了整个高能物理学界。

    也就是在这前后半个月的时间里,他至少收到了数十封关于这件事的上书。

    其中有M国科学院寄来的,也有费米国家加速器实验室寄来的。

    尤其是来自M国科学院的那封联名信中,甚至有好几位炸药物理学奖得主的署名。

    这些长篇大论的文字里,无非是说明了超级对撞机的重要性,中心思想就是M国绝对不能没有超级对撞机,M国更不能在超级对撞机上落后于华国。

    钱,必须投入更多的钱!

    华国开发出了超激光碰撞设备?

    上马!

    必须上马!

    甚至于不仅仅只有什么超激光碰撞设备,还有他们自己研制的超环形加速器等等,都必须加快节奏。

    毕竟,自从刘峰完善了大统一理论之后,基础物理学迎来了一个新的春天,谁在春天里播种得更多,谁就能在秋天里取得更多的收获。

    而华国人的脚步实在是太快了,快得他们完全反应不过来!

    当M国还在讨论拨多少钱投入到对撞机的时候,华国已经投下了150亿美金;当M国还在讨论到底是自己建造还是和欧洲的盟友合伙建造的时候,华国的基础设施都已经建好了;当M国好不容易下定决心和盟友合伙的时候,华国的超级对撞机竟然完成了!

    不是说建造一座超级对撞机至少需要8~10年的时间吗,为何华国就只用了不到2年?

    饭桶,全都是饭桶!

    只知道要钱,却一点成果都拿不出来,看看人家华国人,看看人家刘峰!

    难道他凯利就不知道超级对撞机的重要性吗?

    可你们这帮饭桶,也好意思继续要钱?

    他又拿什么向国会交待!

    “凯利先生,我来了。”

    正当凯利敲着手指做着打算的时候,一位西装革领的先生敲开了他的办公室。

    “很遗憾,我们的华国朋友们已经失去了他们的作用。”

    “哦?看来,华国人是打定主意,拒绝分享他们的超级对撞机了?”凯利皱了皱眉。

    “是的,根据我们的情报,我们的华国朋友已经被华国安全局逮捕,这就说明了一点,华国人很有野心,他们并不打算分享超级对撞机,他们想要独霸未来高能物理学的天下!”

    “那么,你觉得我们应该怎么做?”凯利的眉头皱得更深了,虽然这是意料当中的事情。

    “除了披露在自然杂志上的那篇论文之外,我们的专家对于华国人的这台超级对撞机的了解几乎为零,然而,华国人从CERN项目中借鉴了大量的技术和经验,但从我们这里偷到不少技术的他们,却并不共享自己的研究,或者说有所保留,我认为这是不合理的,也是不公平的。”

    “所以呢?”

    “所以,我建议与华国方面进行交涉,让华国高能所公开更多的技术细节!”

    说到这里,亚岱尔停顿了片刻,认真说道,

    “如果他们不同意,我们就将他们整个从CERN项目中踢出去!同时,制定更加严厉的政策,禁止再对华国出售任何有关超级对撞机的零部件!”

    “那你觉得,我们的盟友会答应吗?毕竟,他们刚刚从华国人手中咬下了数十亿美元……”

    “先生,此一时彼一时也!”

    亚岱尔非常自信道,

    “华国之所以能够从D国购买到超级对撞机的零部件,无非是因为不少人对华国还抱有幻想,认为华国并没有足够的技术,也并没有足够的人手驾驭新的对撞机,最终的结果,也一定会依赖于CERN!甚至于与其说华国是为自己建造的,不如说是为他们建造的。”

    说道这里,亚岱尔非常明显地撇了撇嘴,

    “然而,所有人都低估了华国人的速度,低估了华国人的决心!事实上,在短短一年半的时间里,他们不仅完成了新的超级对撞机的设计和建造,更完成了操作这台仪器的足够的人手的培养!”

    “这真是太可怕了!”

    “在这个东西方逐渐走向全面竞争的时代,我们不能再放任他们继续发展下去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