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都市职场 - 田园食香在线阅读 - 第五百九十五章 日常

第五百九十五章 日常

        杜玉娘对谢氏道:“我会留下来三个人,不知道可不可以考验一下她们的手艺。”

        谢氏点了点头,“您请便。”

        杜玉娘找来了面盆,开水,面粉和案板。

        “这里有面粉,你们依次上前和面就可以了。”杜玉娘道:“没有规定要和什么样的面,你们任意发挥就好。”

        七个人面色微动,你看看我,我看看你,都没有想到杜玉娘会出其不意,想出这么一个法子来。

        杜玉娘指着站在她左手边排首的人道:“就从你开始吧!”

        那人上前,先是净了手,然后试了试水温,将事先准备好的开水放了一会儿,这才开始和面。她和面的手法一般,同寻常人家妇人做面食没有什么区别,先往面盆里倒少量的水,然后用筷子将面团搅至絮状,最后再下手将面团和好,扣在盆里。

        杜玉娘点了点头,又道:“下一个。”

        第二个妇人站了出来,她个头略矮,长得敦实,先是挽起袖子,然后便麻利地和面。这个人干活比第一个人还要快很多,看起来手上有把子力气,每一下,都能把案板按得晃两晃,很快就把面团和好了。

        接下来便是第三个,第四个……

        杜玉娘全程看在眼里,默默的记下她们的表现以及她们揉好的面团状态,等七个人都揉好了面,杜玉娘便又让她们伸出了手。

        左手边第四个人,双手光滑,一点多余的面粉也没有。而且她和的面,光滑异常,弹性十足。杜玉娘颇有深意的瞧了她一眼,唇边带着一抹浅浅的笑。

        那人心中暗喜,可是不敢表现出来,依然低着头。

        杜玉娘心里有数,让常氏,谢氏进了屋。

        “谢大奶奶果然是能人,带来的都是可堪大用的。”

        “当不起太太的夸,不知太太瞧上了哪三个?”之前杜玉娘说过,要留下三个人,谢氏一直记着呢!

        杜玉娘把她相中的三个人报了出来。

        谢氏有些惊讶,“您没瞧上芳兰?”这可真是让她意外了,她以为杜氏眼睛毒,能瞧中芳兰的手艺呢!

        “芳兰?”杜玉娘笑了笑,“不知道是哪个?”

        “就是左手边第四个,嘴角有颗痣的那一位。”谢氏道:“您当时应该瞧见了,她手上一点面粉也没有,瞧着就是个会干活的。”

        杜玉娘想了片刻,才道:“谢大奶奶想必也知道,我是开点心铺子的,卖的都是稀罕东西。我有徒弟,铺子里搁的人,只能是干些杂活的,那些心太大的人,却是要不得的。”

        谢氏脸上带着几分不快,可是还维持着礼仪,“您的意思是芳兰心大?单凭一面之缘就这样判定一个人,不妥吧?”

        而且杜氏这样说,分明就是在质疑自己的眼光。

        常氏微怒,心想这谢氏一向是个有规矩的人,如今这是要替那个奴婢出头?

        “谢大奶奶,敢问一句,那个芳兰,可是自卖自身?”

        谢氏微愣,“您怎么知道?”

        “这个芳兰的来路,谢大奶奶还是应该好好打探打探才是!她的来历不简单。”杜玉娘想了想,索性把话说开了,“方才我让她们揉面,就是想看看她们的功底,其余六人都是擅厨艺的,但是对面点这块,却是一知半解。要是严格要求的话,她们和出来的面,基本都不合格。不瞒你说,这样的人,用起来倒是放心,可是那个芳兰,单是一个和面,就泄露出了太多的东西。”

        谢氏摇了摇头,还是不懂。

        “和面的讲究可大了,最早浅显的道理,讲究三光,即盆光,面光,手光!你想想刚才芳兰的表现,就应该知道我的意思了!正所谓行家一出手,就知有没有。她那和面的手法,没个十年八年的,根本不成。”

        谢氏的脸一下子白了,“您的意思我明白了,这件事,我会给您一个交待的。”

        杜玉娘就笑,“无伤大雅,谢大奶奶不必放在心上。”

        毕竟对方没有得逞不是。

        常氏这会儿也听明白,敢情那个芳兰是别有用心的人安排进来的啊!

        谢氏却道:“没有规矩,不成方圆。”

        杜玉娘也就没再说话,问起之前三个人的价格来。

        因为有了芳兰的事,谢氏给的价格非常公道。杜玉娘也无异议,直接付了钱。

        谢氏将三人的身契交给杜玉娘,还问道:“不知道太太想寻什么样的粗使婆子?我明个也好仔细挑挑。”

        上赶着卖好,大概是想弥补之前的错失。

        “身体健康,武孔有力便可,当然,最主要的是忠心,没有家人牵挂的,最好不过。”

        谢氏点了点头,“今儿打扰太太了,不知道明个什么时候方便,我到时再带人过来。”

        杜玉娘道:“还是午后这个时间吧!”

        谢氏点头,应承下来,“打扰太太了,我这便将人带走了。”

        杜玉娘起身送她。

        那个叫芳兰的,知道杜玉娘没挑她,惊得下巴都要掉下来了,不知道想到了什么,眼睛里全是惊恐之色,她不甘心的转身,想要到杜玉娘面前求情,却被谢氏眼明手快的制住。

        谢氏这会儿,真是恨死这个芳兰了,当初她念在芳兰身世可怜,就将她收下了,哪想到她居然包藏祸心!如今当着主家的面让自己没脸,当真是留不得了!

        谢氏可不是什么心慈手软的人,干他们这一行的,不但心狠手辣,而且在衙门口还有人脉,寻常人家根本惹不起他们。

        芳兰不过一个自卖自身的奴才,就算是有后台,可是她的身契还在谢氏手里攥着呢!事情一旦揭开,她能有好下场?

        谢氏不想在杨家闹开,她恶狠狠的盯着芳兰,吓得芳兰瘫软了下去,再也不敢闹。

        很快有身强力壮的婆子进了院,堵了芳兰的嘴,直接将她拖着往外走。

        谢氏便又跟杜玉娘告罪,“打扰太太了!”

        之前这些婆子都在外面侯着,生怕打扰到主家,现在出了一个不省心的芳兰,自然得由婆子们把她押下去。

        “慢走!”

        杜玉娘把人都送走了,这才转回身跟常氏说话。

        “义母,今天这事儿多谢您了。”常氏找了靠谱的人牙子来,又特意过来给她撑腰,她得念对方的好。

        常氏笑了笑,“你还跟我客气?行了,我也不留了,有时间,咱们娘俩再说话。”

        杜玉娘确实也没有心思陪她,就道:“我送送您!对了,义母,您身边怎么也没跟着人?”

        常氏笑笑,“我可不是那些贵太太,身边还要跟着人,你放心,就那么几步路,没事的。”在五岩镇上,敢明目张胆得罪威远镖局的人,是不多的。

        杜玉娘一直把常氏送到门外,才转身回了院内。

        刚刚被买下的三个人,似乎很是紧张,不知道如何面对杜玉娘似的。

        杜玉娘把人叫到屋里,让三人轮流做一个自我介绍。

        三个人哪里经过这个,皆是面面相觑,心里七上八下的。

        杜玉娘就道:“不用紧张,就说说自己叫什么,多大年纪,都会做些什么就行了。”

        有人往前走了一步,给杜玉娘行礼道:“奴婢叫王秀草,今年三十,以前在厨房里做事,给掌勺的婆子打下手。”

        这种差事,也叫二勺。

        杜玉娘点了点头,这个人就是之前身量不高,但是有一把子力气的小个子。

        “不错,我瞧你力气不小。”

        那人点了点头,“奴婢是穷苦出身,不到十岁就被爹娘卖了,这些年来兜兜转转的,什么活都干过。”

        杜玉娘又问她:“你可曾成亲?”

        王秀草点了点头,道:“奴婢的男人原本是府中的车夫,后来病死了,奴婢也就没有再嫁。”

        也是个可怜人呢?

        “可有儿女?”

        王秀草摇头,她成亲一年不到,丈夫就去世了,她被冠上个克夫的名声,就再没嫁过。她怕自己的‘不吉利’会让杜玉娘不喜,所以这些话就没说。

        杜玉娘倒是对她了无牵挂这一点很满意,让她退下去,换另一个人来说话。

        “奴婢叫江小杏,今年三十二。”江小杏身量有些单薄,瞧着弱不禁风的,性格也有睦木讷。

        “你成家了吧?应该也有孩子?”

        江小杏未语泪先流,“奴婢命苦,给夫家生了三个女儿,被婆母嫌弃,成了下堂妇。爹娘不在了,兄弟们也不管我,实在没办法了,这才卖身为奴……”

        如今这世道,她一个被休的女人,如何才能活下去?为了生存,只好卖身。

        杜玉娘心里发苦,对江小杏和王秀草多了几分怜悯之心。

        王秀草有些同情地看着江小杏,两个人的命运都是一样的,却又有些不同。

        “你呢?”

        第三个人站出来道:“奴婢姓董,因为在家中排行第三,就叫董三,今年二十有六。”

        杜玉娘微惊,这个董三瞧着面老,明明三十都不到,看起来居然比江小杏还显老。

        “你可成亲了?”

        董三摇了摇头,“奴婢这一辈子都不会嫁人的,没想过嫁人的事。”

        董三生了一副十分倔强的面孔,她梳着一个低低的发髻,神情坚韧,好像这世上就没有什么东西能够影响到她似的。

        这也是杜玉娘挑选她的原因。

        “好了,你们的情况,我已经知道了。”杜玉娘道:“想来你们也知道,我买下人,是为了放到铺子里,让她们帮忙做事的!我对你们的要求不高,本分,忠诚,勤快,只要做到这三点,你们就算是合格了。对我尽忠的人,我是不会亏待她的,除了每个月的月钱,一年两套衣裳,另外还会安排你们的养老问题。”

        三个人听了,皆是一副不敢相信的神情,连董三都流露出吃惊的表情来。

        入奴籍这么久,就没听说哪个主家会给奴才养老的!除了那些有头有脸的乳娘,婆子,一般的下人哪敢想这份体面?

        杜玉娘就道:“你们也不用怀疑我说的话,我根本没有必要骗你们。只要你们一心一意为我做事,二三十年以后,就把你们安排到庄子上养老,前提是,我要你们的忠诚!如若不然……”

        背主的奴才,有几个是有好下场的?

        三人连忙称是,大气也不敢喘一下。

        太太年纪不大,可是身上倒有一股威严!她们都是经历过坎坷的人,若是能有个安身立命的地方,便再好不过了!哪儿还敢有什么别的心思?

        身契在主家手里攥着呢,不想死的,可不就得管住自己的心?

        “我平日里喜欢清静,先安排你们到别的宅子住下,具体的事情,明日再说。”

        三人连忙称是。

        杜玉娘就把人带到了胡同口的宅子。

        柳星儿好奇地围着三个人转,“五嫂,这是你新买的下人?”

        送到这儿来干什么?

        杜玉娘就说了前因后果,道:“先把她们安排到这边的厢房住下,其他事情,明日再说。”

        “行啊!”柳星儿没心没肺的,觉得这样也挺好!反正大家都是女人嘛,也没有什么不妥当的。

        她已经把霍青忘到脑后去了。

        “星儿,你先带她们过去,让她们歇息半日。”

        “好的,你们跟我过来吧!”

        三个人连忙行礼,跟着柳星儿去了厢房。

        杜玉娘自己回了家,一进院就见杨峥站在院子里,好像在等她似的。

        “安排好了?”

        “暂时先这样吧!”杜玉娘道:“虽然离得很近,但是还是有些不方便。”

        二人边走边说,一起进了屋。

        杜玉娘喝了两口水,觉得凉快了一些,顺手拿起桌上的团扇扇了几下,问道:“杨大哥,你看是不是把霍青安排到别的地方去?”他留在这里,太不方便了。

        杨峥就道:“柳星儿做事冲动,要是没有霍青看着她,她指不定要闯多少祸呢!”最主要的是,两个人只有多接触,才能产生感情啊!

        “可是现在确实有些不大方便。”杜玉娘自己不喜欢人多,可是家里买了下人,总得安置她们吧,离得远了又不太合适,真是伤脑筋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