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科幻灵异 > 地球求生指南 > 387、终于出现第三个人了。
    谷涛心里惊了一下。老郑说桉的身上没人味,这是对的。但按照道理来说,桉的法力已经高强到一般二般的人是看不出她是个妖物的,这么看来……这个老郑的是灵觉是极高的。

    “唉……不过是人不是人有什么关系,有时候人还不如妖鬼畜生呢。”老郑似自言自语的说道:“你俩开心就行。”

    “我说。”谷涛喝光杯中酒:“你是不是什么隐士高人之类的?”

    “高个屁,老子就是个种香菇的,只是长年累月在山里,怪事看的多了。你小子看来是知道你媳妇的事啊。”老郑眯起眼睛看着谷涛:“我就说你看着不像普通人。”

    谷涛笑着摆摆手:“知道是知道,不过我也就是个破教书的。行行行,这个话题咱们揭过。”

    老郑不是刨根问底的人,谷涛都这么说了,自然这个话题也就终止了,两个人闲扯了一些其他的之后就进入了午睡环节。

    这地方啊,山中不见天日,除了睡基本就是吃了,所以午睡是生活的重要组成部分,不过谷涛通常是睡不着的,他一般会戴上目镜看一会儿电影,顺便在老郑呼噜满天飞的时候客串一下门卫大爷。

    而今天正当他躺在门卫当大爷的时候,外头的玻璃窗突然被敲醒了,他从躺椅上起身,看到一个脑门出现在窗口……

    脑门子……谷涛把头伸出去,发现外头是个姑娘,戴着一副眼镜,拎着一个比她还大的箱子,秀秀气气的。她看到谷涛之后,客气的鞠躬,然后问道:“问一下,这是小满镇中心小学吗?”

    谷涛看了一下抽屉上面的手抄通讯录,抬头正是老郑写的小满镇中心小学。他点点头:“你是……学生啊?”

    “不不不不……”那姑娘连连摇头:“我是老师。”

    老师?谷涛上下打量了她一圈,这个窗户离地的高度大概是一米三,她只露个脑门,也就是说她的身高只有一米四出头,这个身高吧,哈哈哈哈哈……

    在谷涛憋笑的时候,那个姑娘也仰起头倔强的看着谷涛,眼神像是要喷火。

    “我觉得你最好尊重一点,我不是故意这么矮的,我天生就这样,很好笑吗?”女孩怒气冲冲的说道:“如果你连尊重都做不到,那我就教教你怎么当一个成年人!”

    哟……还是个小辣椒,果然古人诚不欺我,朝天椒个儿小辣度高啊。

    “不好意思不好意思,我只是很诧异你怎么会来这么个鸟不拉屎的地方。”

    “没什么不好意思,但我也没义务告诉你。”

    而这时,目镜上显示出这个女孩的身份,他的身份居然已经被记录在案了,她居然是上次比武大赛总决赛的第十一名!!!

    被中原系门派招揽,但后来似因为脾气爆炸而得罪了人才被分配到了这个鸟不拉屎的地方,而现在这么一看……这里似乎真的是一个流放之地啊,谷涛是这样,这个小姑娘也是这样。

    “带我去见校长!铁保安。”

    噗……小姐姐性子够烈啊,文明的外表当真只是伪装啊。

    不过作为比武大赛的十一名居然不认识面前大名鼎鼎的谷宗主?哦……谷涛想起来了,他就参加了一场,然后就因为薇薇怀孕而缺席了,所以后面的选手不认识他是正常的。

    “这没校长。”谷涛摊开手:“这就一个门卫老郑,一个我。”

    “哦?你不是保安?”

    “我跟你一样,也是老师。”

    小姑娘露出厌恶的表情,嘴里絮絮叨叨的说:“这是个什么地方啊,都是些臭鱼烂虾。”

    谷涛倒是不生气,只是觉得她的逻辑很有问题,因为如果按照这么说的话,她也是臭鱼烂虾里那个个头儿最小的……

    因为老郑还在睡觉,所以这个姑娘无奈之下只好坐在谷涛的小屋子里等着,坐在里头的时候两个人就聊天呗,在聊天的过程中谷涛知道了她的名字叫安如雪,郑州人,虽然看上去很幼,但实际上已经二十六岁了,是个合法的那个啥。

    当然,她的能力也是相当厉害的,是叫晶体。她能够对一切有机物和无机物产生结晶效果,也就是说她能让粉末吸水变成晶体也能让本身含水的东西直接结晶,短板是需要身体接触,但一旦被接触的话,只要是比她能力等级低的东西都会瞬间被晶体透体而出,完全攻击系的能力,十分恐怖也十分强大。

    更关键的是她还是个博士,是所有参赛选手里学历最高的,在知识的作用下,她能够将晶体化的程度控制在微米级,也就是传说中的外科手术级,她可以毫无障碍的做到要透你鸡儿就绝对不会透到蛋的程度,而且哪怕被她碰到头发丝,鸡儿都会爆炸哦。

    “你呢?你什么能力?”

    谷涛是个弱鸡啊……他到现在就是一个抗毒一个水下呼吸,简单说就是一个毒抗点满的美人鱼,他能说自己能教的只有游泳课吗?当然不行,面子要紧……

    “我么,就比较全能了,什么都行。”

    “吹牛。”安如雪一脸不信:“你上次比赛第几啊?决赛都没看见你呢。”

    “我……”

    这个怎么编?谷涛可是发起人和策划人,他总不能说他是谷宗主吧。

    “算了,臭鱼烂虾就是臭鱼烂虾。”安如雪摇摇头:“说起来,你也姓谷,你跟谷宗主什么关系?”

    “本家吧。”

    “那就是没关系咯?看看人家,看看你。”安如雪叹了口气:“真的是云泥之别,你叫谷什么来着?”

    “谷人参。”

    谷涛觉得自己真的对这个人参念念不忘,儿子用不上了,他自己用……

    “嗯?这个名字?我怎么都感觉像是假名。”

    “我爸是个药农。”

    唉?说到这个,谷涛突然发现自己好像也和那个死教书的爹一样也变成了一个死教书的,不管是不是暂时的,但总归是殊途同归了啊。可是想到自己爹那惊世骇俗的战斗力,谷涛觉得自己真的好像是家族之耻呢。爷爷牛逼,爸爸比爷爷还牛逼,而到了自己这……莫非亲爹不是他?

    不能够,黑刚玉印记不会骗人,而且老头子要是知道自己是野种恐怕在出生三小时内就会把谷涛扔进焚化炉的,那个老东西没人性的,能干的出来。

    “好吧。”安如雪坐在椅子上前后晃着因为短而碰不到地面的脚丫子:“你们每天在这都干什么?”

    钓鱼、打猎、喝酒、烧烤、睡觉……

    哦,还有讲鬼故事。

    “这是个什么鬼地方!”安如雪顿时暴跳如雷:“我堂堂一个博士,把我安排在这当乡村教师?”

    谷涛摊开手,心说“你这个脾气,没把你安排到乌拉尔山脉去放羊已经是对得起你的一米四身高了”。

    老郑下午起来之后把这个小号的姑娘带到了她的寝室,她倒一点也不怕,把行李往床底下一塞就跑出去玩了,而到晚上时,她居然弄了一只野猪回来,真的是野猪,成年的那种,体重最少是她的三倍。

    “这是……野猪啊?”

    “对。”安如雪点头:“野猪,铁保安去弄来吃。”

    谷涛怪怪的拖着野猪开始开膛破肚,而在解剖野猪之前,谷涛发现这头猪的死因居然是心肌梗死,剖开一看它虽然外表没有任何伤痕,但整个心脏已经完全没有用了,被炸得乱七八糟,血管、肌肉都已经千疮百孔,这几乎是瞬间毙命的,谷涛不自觉的回头看了一眼正坐在那晃着腿非常可爱的安如雪,感觉这个娘们可爱娇小的外表下隐藏着一颗嗜血杀戮的心。

    “啊,对。铁保安。”安如雪叫了谷涛一嗓子:“晚上要是你敢对我干什么,看到你手上那头猪了没,就是你的下场。”

    “知道了知道了。”谷涛挥挥手:“我不是变态,对y女没兴趣。”

    啥时间,谷涛感觉脖子一凉,安如雪不知什么时候就站在了他身后,阴森森的眼神在他脖子上扫视着:“你说什么?对谁没兴趣?”

    “啊?有兴趣有兴趣。”

    “那你试试,这头猪就是你的下场。”

    谷涛觉得她指定是有点毛病,他沉默一阵:“我想……”

    “想也不行!想也有罪!”

    “我想你是误会了。”谷涛咳嗽了一声:“你的身材……”

    话音刚落,桉从外头跑了进来,而安如雪的眼睛一直盯着桉胸前的肉,直到桉扑到了谷涛的后背,她才回过神,伸手拍了拍自己胸口,嘴里默默念叨了一句:“感觉突然受到了好重的伤……”

    桉今天晚上要留宿在这里,而安如雪始终保持冰冷的表情,吃饭的时候更是吃一口瞪一眼桉的胸,凶神恶煞的样子似乎是在吃桉,而桉根本不屑搭理这个级别的小朋友,只是在跟谷涛聊着一些稀奇古怪的话题。

    “铁保安,你过来。”

    在桉去洗漱的时候,安如雪站在远处把正坐在躺椅上看书的谷涛给喊了过去,然后张牙舞爪的说:“以后让你女朋友离我远点!”

    “为什么啊?”谷涛一脸迷茫。

    安如雪低头看了一下自己扁平的身材,一跺脚一咬牙:“跟你有什么关系。”

    谷涛注意到了她的眼神,噗的一声就乐了出来:“知道……知道……”

    “你笑什么笑!”安如雪追在谷涛屁股后面:“我问你笑什么笑!有什么好笑的!”

    “行了。“谷涛转过头拍了拍她的头:“你还能二次发育的。”

    “真的?”安如雪顿时瞪大了眼睛:“我都二十六了,什么偏方都用过了……”

    谷涛突然变得一脸神秘,从口袋里拿出一罐没有标识的药膏:“我女朋友就用的是这个,你拿去用,三天一个疗程,洗完澡之后涂抹均匀就好了。味道很刺激有点像风油精,而且抹上去也会很疼,但是你要忍。”

    “你没骗我?”安如雪满脸神秘的压低声音:“有用?”

    谷涛没回答,只是指着穿着衬衫在外头晃来晃去的桉。

    安如雪顿时如获至宝,悄咪咪的走进了自己房间。

    “你给了她什么啊?”桉凑过来问道。

    谷涛吹了声口哨:“风油精而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