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都市职场 > 再世:超凡之路 > 第十四卷第二十七章 show me
    伊丽莎白沉默了一会,就那么躺着把自己蜷了起来:“我是个怪物。”

    章晋阳咂咂嘴:“啧,这是个奇怪的定位,你是谁的怪物?

    你应该见过怪物,它们面对人的时候,它们大部分时候,想的都是:这个人腰围三尺三,有一圈肥嫩的脂肪,吃起来口感说不定不错,这是人类的怪物。

    而在另一方面,如果你是个苍蝇,在你面对人类的时候,想的就会是:我得离那个怪物远一点,看到那个家伙手里拿的那个霹雳霹雳了吗?那东西会让我变成焦炭。

    这是怪物的定义,所以,你是谁的怪物?”

    伊丽莎白看着他就像是遇到了真的神经病:“你在说些什么东西啊?刚才那种力量你也看到了,那难道不是怪物的力量吗?置人于死地的力量!”

    章晋阳摇了摇手指:“我觉得,你是不是有什么误会?人们杀人,用枪,用刀子,用毒药,用水,用火,坦克飞机大炮,导弹甚至原子弹,这都是置人于死地,你觉得……这其中有区别是吗?”

    伊拉莎白又点烦躁了:“当然是不同的!枪杀和被能力杀死当然不一样!”

    章晋阳讨厌极了:“所以你认为:一个人死了和一个人死了,是不同的。

    唔,这可真是奇怪的逻辑。

    啊,我知道了,你其实只是不能接受你自己杀了人是吧?所以你在自责中不断的自我否定,然后……所以你不是丧失了自我认知,而是封闭了自我认知,好像有人试过这个方法,最后失败了。”

    伊丽莎白深吸了几口气,连续几次的深呼吸,显然是真气着了:“你到底是谁,想要干什么?”

    章晋阳正低头思索问题,听到这个愣愣的一抬头:“什么?我之前没说吗?”

    女孩儿歪着头瞪着眼,一副痞子相的点了点头,说实话,这个样子也比她刚才死气沉沉的样子强多了。

    摊了摊手,章晋阳假装不好意思:“啊,抱歉,我是来带你离开的,只是一段时间。

    有个叫格里高利的坏坯子打算打开地狱之门,要用你作为动力源,相比其他的高能单位,得到你的难度相对比较简单,相当简单。

    所以我得把你藏起来一阵子,在你能实现自我控制,拥有足够的战斗力之前,就得一直藏着,除非有人把格里高利杀掉——我猜你不能接受这件事,我是说杀掉格里高利。

    虽然他是个屠夫,而且打算毁灭地球,但杀人还是你不能接受的是吧。

    抱歉,我整理一下心情,这个想法让我有点恶心。”

    伊丽莎白有点被这消息吓到了:“我……可以打开地狱之门?”

    章晋阳摇了摇头:“你想什么好事呢?你只是个电池,为拉开地狱之门的电动机提供动力,选择你只不过是因为你随便就可以捡走了,不用费什么力气,实际上只要能量足够谁都行。

    说实话,如果不是格里高利成功的几率很大,我才不会来找你,废杀主义什么的,沾上了那臭味几年都洗不掉。”

    女孩还是懵的,不过她的情绪好了很多,也许和她生了半天气却没有爆发力量有关:“你~你觉得杀人无所谓?”

    章晋阳认真的看着他:“如果你是敌人,杀了你;如果你想毁灭地球,杀了你;你有罪,杀了你,以上。”

    他随手在身侧画了个圈,一个闪着蓝色波纹的传送门悄无声息的被打开了:“走吧,说不定会有人喜欢你的,我不保证。”

    伊丽莎白动也不动:“我毁灭世界的,你不杀了我吗?”

    章晋阳僵了一下,他有些无奈的活动了一下下巴:“好吧,展示一下。”

    ……

    他面无表情:“如果不能的话,麻烦请你走进这扇门,我不想打你的脖子,那应该挺疼的。”

    这种心理扭曲神智不健康的女人相当麻烦,不过有人对付她,半身人虽然其貌不扬,但是在这方面,他是个好手,反正论岁数,伊丽莎白足可做他的女儿,准能激起这个老光棍的父爱。

    把这女人扔在伏罗斯伽德,情况交代清楚,他就跑去第三个地址,不过这次他不是一个人,菲尼克斯在跟着,还有他的小女朋友叶莲娜。

    莫斯科塞斯蒂安帕勒克巴十六号,这个比叶莲娜名字还长的地址,如果没有这个狼人小妞章晋阳还真找不到——这地儿是一片废弃的公墓,据说格里高利的坟墓在这。

    存属扯淡,都不说格里高利到底是死还是活,不用雷达,光是汽车压在路上的回声,章晋阳就知道这地下是一片庞大的建筑群,恐怕深度在百米以上,占地也是不小,这片墓园是笼罩不住的。

    这地方距离莫斯科只有五十公里不到,这么大的工程不可能不被那些痛恨格里高利的人知道,再说以当时的建筑能力,正常建造这么大陵寝全莫斯科的人填进去花上一百年也不够,一马平川出了这么大个坑,刨出来的土够堆起一座山。

    就在章晋阳做着准备,先要探一探这个古怪的大坑的时候,地狱红仔的电话却打了进来——布鲁姆博士重伤垂死。

    地狱男爵的声音很绝望,对于从一个魔鬼的声音里听出绝望也是一件挺罕见的事,但他还是比较清楚的讲出了他的问题:既然章晋阳自称古老的守护者,那么他有没有办法治疗颈椎被刺穿的重伤?

    章晋阳有点纳闷:“这种伤是可以治的,但是你得保证伤者的脑子还能用,不然的话干脆你就保持他的灵魂,然后想办法做个傀儡让他附上去就好了,这种是一个魔鬼应该驾轻就熟的吧?”

    男爵大喜过望,语无伦次的邀请,或者说请求章晋阳过去救一下布鲁姆博士,感谢八辈祖宗之类的。

    这让章晋阳有点无奈,这个魔鬼的脑子肯定是有问题了,亏了章晋阳自己的实力够强,不然就冲这句话,他的八辈祖宗就得从坟里爬出来作祸——这可正儿八经的是魔鬼的赐予。

    不过如果可以的话,他还是希望布鲁姆这老头活着,因为有这么个老家伙压着,北美鹰的蠢货多少能收敛一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