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武侠仙侠 > 道辟九霄 > 第一千零九十八章金童玉女
    伴随这一句话,龙渊的小型聊天群彻底炸开。

    元初平:“女儿?武阳你胡说什么?小心老大抽你。”

    李摇光:“是真的,老大亲口承认。有图有真相,这是地址,你们速来!”

    顿时,龙渊诸子燃烧八卦之火。

    蒲石麟:“什么,什么,老大都有孩子了?”

    莱万宝:“母亲是谁?果然是李静洵吗?”

    石野:“呸,就不能是李静洵从人间偶然收留老大的孩子吗?”

    莱万宝:“李静洵之外的女人,你觉得可能吗?那你不如更狗血一点。老大当年和某女结合。得知老大出事的消息后,那女子封印灵胎隐居多年。直至被李静洵撞破,大怒之下的李静洵击杀女子夺其灵胎,迫使那女子诞下一女。然后留下女婴带回山培养,打算在未来让此女杀死老大完成复仇。”

    石野:“我说,你是话本小说看多了吗?天底下哪来这么多狗血剧本!”

    莱万宝:“我觉得,你那个另有一女生子的版本也很离谱。除了李静洵之外,你觉得老大跟哪位女仙关系近?”

    石野:“切,就不能是我们阴冥宗的萧莹大姐吗?你瞧图片,宛如月宫仙子,这气质不正是《神月经》吗?”

    莱万宝:“呵呵……你觉得李静洵会让自家弟子修炼魔功?咦,还真可能啊?又准备玩双身一体吗?”

    靳少兰:“你们都闭嘴!胡乱造谣,小心老大回头弄死你们!我说老大,这个女儿不会是你弄得人造人吧?用了几个禁术?难不难?实验能不能复刻?有多大危险性?人造人能活多久?”

    看到众人的言论,姬飞晨连翻白眼,对武阳和李摇光一人一个弹指后,果断把龙渊诸子全部禁言。

    然后他慢条斯理解释:“樊家是当年李静洵尝试造物禁忌时遗留的一支血裔。源头来自我的化身。”

    樊秋月是当年和姬飞晨结识的樊离之外孙女。

    当初姬飞晨为阻拦李静洵的“清泓复活计划”,诱导樊离走上修行之路。然而在修行百年后,樊离终究还是动了凡心,和一位男仙结合,诞下一女。此女因继承父母双方之灵力,天赋异禀,三十载便修成仙道,可谓昔日“清泓道人”的翻版。可惜的是,和其母樊离一样,在尚未修成地仙道果时孕育一女。之后她精气衰败,散功而死,只留一女樊秋月被李静洵收养,成为这一代的太上传人。

    “而其父以及其外祖父,也很巧合的来自我遗留在人间的另外一支血裔。”当年姬飞晨斩断因果,自行借助姬飞洪和姬飞晨哥俩的血脉注入一个凡女体内,从而在人间留下血脉。而那血脉和大齐王朝大有渊源。

    如今两脉融合,樊秋月身上的血统返祖严重,活脱脱便是另一个“清泓”。

    “另外一支?”靳少兰敏锐察觉姬飞晨话语中的含义:“老大在人间遗留的血裔很多?”

    “嗯,没有一万也有八千吧?”

    顿时,诸子哑然。

    本以为姬飞晨是一个洁身自好的主,没想到居然在人间留有这么多后人?

    不过仔细想想,魔门之中遗留后裔的手法的确不少。大多都是借助血裔进行练功或者复活。当年姬飞晨在魔门,或许有这方面的布置?

    元初平等人心中有了一个猜测,但一个个很有眼力价的没有说出来。

    但姬飞晨所指,并非一万或者八千人,而是一万或者八千支系血族。

    当年在上古时代,姬飞晨化身雨师,云池化身雷云之神。二人和凡人混居清源部落时,自然留下不少血脉。随着血脉散布开来,姬飞晨潜藏在血脉中的玄冥之力从上古传承下来,已经形成独特的“网”。甚至在因果扭曲之下,本宇宙的姬飞晨兄弟原身,便是玄冥之神从上古遗留的血脉。

    而更广泛点说,姬飞晨有造人功德,这一代人族都可算是他的后裔。

    和诸子解释后,姬飞晨遥遥望着樊秋月,心中暗道:“她母亲的道性本质,便极为接近昔年的清泓道人。若非没有得到我的分神元灵,恐怕能真正把我‘生出来’。眼下的樊秋月虽然斩赤龙,修长生法门,但我还是能感觉到一股吸引力。”

    从樊秋月腹中,有一种特殊力量牵引姬飞晨的元神,打算将他摄入其中孕育灵胎。

    当然,李静洵早已出手封印樊秋月的体质,确保她不会和母亲、外祖母一样出事。虽然能感受到淡淡的联系,却并不会对姬飞晨造成威胁。

    “悲剧在这一代了结,倒也不错。”

    李摇光等人听姬飞晨解释后,明白樊秋月的存在跟李静洵当年复活清泓有关,便不再多说什么。

    倒是武阳想起姬飞晨方才所言,打量樊秋月的琴。

    “这琴?”

    白衣仙子抚琴弄乐,别有一番意境。可看到那张琴的时候,武阳表情越发古怪,不由看向姬飞晨:“老大,这是你的伏魔琴吧?”

    泰皇伏魔琴,昔年伏魔崖上的炼魔至宝。如今竟然出现在这座籍籍无名的小城?

    武阳心中震惊:“怎么可能!五百年前,我和乔元亲手将这面琴重新封入伏魔崖的!”

    武阳当年化名秦念仙,炼魔八宝之中便有他的东西。后来第二次炼魔之行时,他的转世身也曾参与其中。在功德圆满,证道地仙后,他亲自将八件炼魔至宝封入伏魔崖。眼下,这泰皇琴是怎么出来的?

    琴声响彻天边,引来一对粉雕玉琢的金童玉女。

    玉女撅着小嘴:“快点,你能不能快点!”

    “急什么?老爷的伏魔琴出现在这里,绝对有问题。需要小心防备!”万宝童子拿出金龙焕天镜,小心翼翼在四周观照。发现没有埋伏后,才跟都天玉女一并进入宅院。

    刚一进来,二人便感觉到熟悉的气息,看到站在角落的书生。

    “老爷!”万宝童子脸色一变,立刻来到姬飞晨身边:“您回来了!”

    “你来了。”姬飞晨和万宝童子打招呼:“嗯,已经修成天仙道果,不错,真是不错。”

    然后,他目光落向一旁的玉女身上。

    都天玉女虽然诞生时姬飞晨并不在身侧。可十二魔龙神兵乃姬飞晨魔龙身的本命法宝,冥冥之中便有一丝联系。远远站在一旁,露出孺慕之意。

    “过来,让我瞧瞧。”姬飞晨招招手,女童小碎步跑到姬飞晨怀中。打量女童,姬飞晨露出满意的表情:“你比万宝强些,根基很扎实。”

    被姬飞晨这一夸,女童立刻露出得意之色,在姬飞晨怀中对万宝童子示威。

    万宝翻了个白眼,懒洋洋说:“老爷,她出生时便是天仙至宝,一般人的确比不上。不过天赋太高,以她的心性连自己的神通都没学会呢!”

    万宝童子炼九龙之宝,效仿九霄玄金龙神塔,自身又有大道玄图冥想。虽然出身跟脚仅仅是真器,但未来前途无量。

    而玉女效仿九龙之宝,演化十二都天魔龙神兵,成就都天神魔之体。虽然一开始根基浑厚,但新生的器灵哪里能控制自己的手段?她如今连十二神兵的本命神通都没掌控。论实力,根本不如万宝童子对手。

    “你二人道路不同。万宝你是衍生万宝,由一而万,变化森罗万象。而玉女则是一个圆,十二都天自成体系,圆满一体,是追求太乙混一之路。”

    姬飞晨和二人说话间,身边浮现一重光云,阻拦其他修士和神灵的窥探。

    “听说你们俩鼓捣什么器灵保护协会?听起来挺不错的。”

    “老爷也这么说?”都天玉女眼神亮晶晶的:“我们打算保护天下的器灵,为器灵争取自由,您觉得怎么样?”

    “挺好的。一般的法宝没有灵智,算作器物。可诞生灵智后便可视作全新的生灵。”

    只要是生灵,便有黄庭道君的先天灵性,自然是独立的生命体。

    “不过这些器灵的躯壳,完全是仙魔铸造。想要让他们独立,不能不解决这个问题。”

    那些仙魔可以说是器灵的生身父母。但器灵独立后,仙魔便少了一张底牌。所以有些仙魔并不喜欢独立的器灵。

    “我回头赐你们一道轮回符诏。若那些主人能跟自己的器灵处好关系也就罢了。若处不好,你们便送那些器灵转世,或者另寻躯壳。将原本的道体法宝留给那些主人们即可。”

    “哦。”万宝童子心中一虚。显然,这是自家老爷明白自己等人这些年的作法。担心自己等人得罪太多仙魔。

    都天玉女城府浅,小心翼翼问:“老爷您知道,我们刚刚从一位太霄宫的长老手中救下一位器灵妹妹吗?”

    他们俩在神罗天洲的太霄宫中,抢走一座银光雷天鼓,惹得太霄宫大怒,追杀二人三千里。

    姬飞晨似笑非笑看了二人一眼,没有说话。

    他并不知道二人的作风,但猜也猜得出来。他们的器灵保护协会绝对不顺利。

    “放心吧,我回来了,自然会给你们撑腰。而且器灵一脉,也可以和仙人好好生活。比如,涂山那种契约,你们也可以考虑考虑。”

    这时,樊秋月的琴声终了。她抱起泰皇琴:“今夜偶有兴致,惊扰诸位,秋月只能说一声抱歉。”

    城隍老爷哈哈大笑:“仙子哪里的话?我们听你一曲,反而是我们沾光。至于那些宵小之辈,何须你亲自出手?”

    忽然,城隍面露杀机:“你们还不出来吗!”他折扇一扫,茫茫黄气笼罩宅院,逼出好几道黑影。

    “魔道?”姬飞晨一怔,在魔道门阀转化为元门道统后,竟然还有浊煞魔道吗?

    他目光闪烁天机符文,顿时了然前因后果:“原来如此,看来今天这场好戏,才刚刚开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