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科幻灵异 - 星徒在线阅读 - 第一千零七十二章 另一个她(三)

第一千零七十二章 另一个她(三)

        “杜润跟唐小子眉来眼去的你不管,到我这就变成‘面皮’上的事情了?”

        “老牛嫩草?说的那么难听干什么?‘成熟’一点不是能比你这个青涩的小丫头把他‘照顾’的更幸福么?哈哈哈哈!”田竹娴偏执的笑着,一边笑一边起身跳下了生化躯壳所凝聚成的巨人肩膀。在她扭身往下跳的时候,秦水雁无意中发现她的后颈上贴着一个硬币大的金属物。“水雁,我认识唐云可比你早得多!他和魏松平那帮小家伙当时可喜欢我着呢,他们还以为我不知道!哈哈哈,一帮纯情的傻小子,多可爱?”

        跳下SPERA分身肩膀的田竹娴直接躲在了这生化巨人的身后,随后是卡拉卡拉的上弹声。

        “你爱他,我也爱他!怎么样?不行吗?他爱你,他也可以爱别人,爱谁不是爱,嫁谁不是嫁?缘分的事情何必太认真?多看看联邦土豪们的‘三#妻#四#妾’、‘二#奶#小#三’。要不然就多死几次老公,你总能想开的。别像那傻傻的田竹娴一样,男女之间不过都是些过眼云烟的游戏。夫妻本是同林鸟,大浪来时各自飞。没有生物学基础的感情都是笑话,爱情就是一场只有蠢人才看不透的虚拟游戏。人类已经进化到现在这个程度,在现代生化科技,神经学和遗传学面前谈感情?这多幼稚啊?我的好水雁,较真儿可就是玩不起,就没意思了。”

        田竹娴嘴里说着,手脚却不停,忽然从巨人腿后闪出身来。对着秦水雁的方向便扣下了扳#机。手中特制的#榴#弹#发#射#器发出嘭的一声响,饱含毒雾的榴#弹应声而至!

        “你竟然对我开枪......”

        秦水雁没想到田竹娴全然不念旧情,竟然也想杀自己。一时间大意没留后路。

        之前是因为距离较远,并没有像唐云一样陷于幻境之中,无需像唐云一样在【伊瑞之王】造成的幻觉中苦苦挣扎。她只是莫名的绝对面前被生化躯壳包裹的徐跃莫名变得有些高大,看着比之前顺眼而已。

        而现在秦水雁情绪激动破口大骂之时却忽然神志有些失守。徐跃在她眼中忽然变得像座高山一样,纯白色的光芒照在他的身躯上。而他脚下则是一片血河,血河中漂浮着破碎的百约机甲残骸,垂死挣扎中还在高呼着救赎的伊瑞星圣战士。而他身边则飞舞着象征着和平的鸽子......

        似乎这世界都在徐跃的掌握之中,只要有他在就有和平。所有联邦敌人便都会被消灭殆尽一般。秦水雁一下子呆住了,几乎忘了自己正身处在什么样的战斗之中。

        之前对着田竹娴叫骂的时候,盛怒下的秦水雁正好摘下了唐云给他的五瞳面具。榴#弹呼啸而来,没了五瞳面具的防毒效果,一旦爆炸,无论弹#片还是毒雾都不是她能承受的住的。非死即伤。秦水雁为了寻找合适的狙击位,又偏偏隐藏在了某处倒塌的墙壁后面。巴尔特这个一行中最有力量的“蛮牛”目标太大,跟他始终保持着距离。这会儿早都冲向他的圣子大人。帮他去救助伊瑞星的“圣印”了。又没人能帮得上她。

        虽然【美杜莎之吻】已经本能的释放能量,将沙化能量体环绕在她的身边。但这根本不可能起到足够的作用。唐云的【傀儡】结晶和【狂战士甲】一起全力输出都不可能顶不住的榴#弹哪是她那件普通以太甲在没有宿主的控制下,凭借本能就能挺住的?半秒钟之后,等待秦水雁的就只有香消玉损的下场了。

        千钧一发之际,一道橙色的女子影子从她身旁掠过。

        这女子长了张欧美人种的脸,高额头,短而尖的下巴。睫毛又翘又长,下面是一双像杜润一样的蓝眼睛。两条黛眉又窄又细,向两侧高高的挑着。也透漏出某种和秦水雁很相似的,军中玫瑰的铿锵英气。直挺微翘的鼻子。一张红唇虽然小巧,却饱满而红润。整张脸完美的无法形容,虽然不能说她比杜润这种公认的美女强上多少,但要说到“完美”。她却一定更胜三分。

        这女子的衣着完全和希望之城的游魂同款。身下是略有宽松的灰裤子,身上是一件橙色的马甲。马甲下沿被她撕掉了一部分,这让它看起来有点像秦水雁穿着的短款小坎。露出一截令男人遐想万分的小#蛮#腰。

        榴#弹#没有直接射中秦水雁的身体,而是撞在残破的墙壁上,一下子炸开了。弹#片#四溅。

        与此同时,贝芙丽·艾迪背后猛然生出一双白骨之翼,将秦水雁和自己的身体都包裹了起来。榴#弹在身后爆炸,四溅的弹#片总算没能真的伤到秦水雁,贝芙丽这才抱起秦水雁,返身冲了出去!

        冲击波虽然重伤的秦水雁,震得她口鼻俱都流出了血。另有一块弹#片穿过白骨翅膀,射#进了她的肩膀。但也将秦水雁从幻觉中带了出来。她想起了【伊瑞之王】的传闻,想起了之前见到的一幕只可能是幻觉。但眼下......

        “贝......贝......贝芙丽......艾迪?”

        “哦......”

        “这个幻觉......比刚才那个倒是好了点。”

        秦水雁瞪大着眼睛,满嘴是血的嘟囔着,似乎想把面前这人影看的更清楚一些。如果有摄影师替她拍一张现在的照片,她一定能发现,自己那原本并不大的眼睛已经被她瞪的和杜润差不多了。

        “我的好粉丝,这回不是幻觉了!”

        “真想不到......”

        “离开‘舞台’这么久,竟然还有人记得我!”

        贝芙丽·艾迪抱着秦水雁游走在生化实验室因为塌方而出现的断壁残垣之间。在她左顾右盼之际,秦水雁清晰的看到。在贝芙丽的脖颈后面也嵌着一片同田竹娴十分相似的硬币大金属片。上面似乎还有些凸起的花纹,但她受的伤有些重。头晕之下倒是看不清楚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