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军事历史 > 最牛锦衣卫 > 第420章 逆党惊魂记
    第420章逆党惊魂记

    袁囚忆是个复杂的人,没人能搞得清楚他到底是什么样的心性。也许前一刻,他是普度众生的佛祖,下一刻,就是杀戮人间的烈火道人。

    高凌山是个脾气暴躁的人,他可不像袁囚忆这般冷静。好好地计划无疾而终,准备了半个月时间,刀磨的亮亮的,结果一刀砍在了棉花上,那感觉别提有多糟心了。内奸,肯定有内奸。

    孟亭侯自顾自的编着蝴蝶花,他是个闲不下来的人,没事儿的时候就编蝴蝶花,几乎成了强迫症。小时候穷怕了,搞得现在依旧改不了以前的习惯,总觉得多编些蝴蝶花,以后不用饿肚子。可是,没一会儿,孟亭侯就感觉到房中气氛有点不对劲儿。高凌山一双眼睛一直盯着孟亭侯看,把孟亭侯看得浑身发毛。

    “老高,你这么看着我干嘛?洒家可不喜欢那个调调”孟亭侯忍不住翻了个白眼,他很了解高凌山。高凌山这个人就是个变态,可谓男女通吃,孟亭侯深怕被高凌山看上。

    高凌山打个寒噤,忍着恶心瞪了瞪眼睛。老子就算找兔相公,也不会找你啊,也不瞧瞧你长啥样,你这五大三粗的,犹如一头大狗熊,高某人就算在饥不择食,也下不去嘴啊。犹豫了一下,敲敲桌子,不咸不淡的说道,“花子,你之前是不是说漏嘴了?”

    孟亭侯腾地一下就站了起来,手里捏着一半蝴蝶花,气呼呼的怒道,“高凌山,你是什么意思?你这是怀疑我了?之前我是出去了一趟,但只是去河边喝老豆腐去了,之间连个说话的人都没有,我怎么说漏嘴?”

    “......那这是怎么回事儿?苏立言能未卜先知不成,还能提前得知咱们的行动计划?”

    孟亭侯脾气暴躁,丢下蝴蝶花操刀子就要跟高凌山开打,“那你就怀疑我?士可杀不可辱,孟某人今天非教训教训你不可。”

    “怕你啊!”高凌山也是个不怕事儿的,早就看孟亭侯不顺眼了。明明长得跟狗熊一样,先来没事儿就坐那里编蝴蝶花,你当你是大姑娘了,恶不恶心?

    袁囚忆脸色发寒,猛地拍了一下桌子,砰地一声,孟亭侯和高凌山全都熄了火。

    “你们真的很好,要打?没问题,定生死局,只能活一个,要是没这个想法,都给袁某坐下!”

    袁囚忆声音不大,但是语气森寒,脸色阴沉不定。左手握着铁杖,轻轻地旋转一拳,沙沙的声音,搞得高凌山和孟亭侯心里忐忑不安。

    “哼,你们记住,后天的计划不能再出任何岔子了,否则圣王怪罪下来,后果自负!”

    .......

    魏国公府,后院客房内,苏公子老老实实的坐在旁边,张紫涵和萧绮月神情淡然的下着棋。

    靠,文华楼那边出了事儿,怎么大小姐和萧绮月什么话都不说?难道她们放任本公子去鬼混了?就算萧绮月不在意,大小姐好像不会置若罔闻吧?本来以为会迎来河东狮吼呢,却是异常平静,可越是这样,越是担心啊。

    有句话说得好,不在沉默中爆发,就在沉默中灭亡,总之,气氛很不对劲儿。喝口茶水,苏瞻决定坦白从宽,“大小姐、绮月,我对天发誓,以后再也不去那种地方了。”

    张紫涵微微一笑,放下棋子,转头看向苏瞻,“苏立言,你觉得这种誓言有意义么?坐在你这个位置上,逢场作戏是避免不了的。那种地方了,该去还是得去,本小姐也没霸道到那种地步。不过.....你心里要有点数,这个数是什么,你明白?”

    “啊?”苏公子琢磨了一会儿,随后表情尴尬的点了点头,“明白了,我一定做到心中有数,去那地方也就是玩玩,绝对不带人出来。不过,涵涵,你要相信我,这次去文华楼,真不是冲陆丹雪和云晓晓去的,完全只是想体验下秦淮风月.....”

    “嗯,这次我信你,总之,你心里有数就行,有个苏三了,本小姐不想有第二个苏三。而且啊,倒不是不相信你,只是那么多狂蜂浪蝶围着你,总有失心的时候啊!”

    嗯?萧绮月不由自主的蹙了蹙眉头,张大小姐,你这是暗有所指啊。狂蜂浪蝶怎么了?投怀送抱怎么了?

    完犊子,气氛更尴尬了,这俩娘们较起劲来,帮谁?苏公子很聪明的找个理由跑掉了,倒不是骗人,是真的有事儿。

    亭子里,徐鹏举和苏瞻饮酒赏月,“徐兄,麻烦你点事情,你在南京耳目众多,能不能帮忙找些人?”

    “找人?苏兄要找谁?只要在南京城里,徐某保证帮你找出来”这点事情,徐鹏举还是很有自信的。

    “一些人贩子,其中有一个叫金奎的!”苏瞻此言一出,徐鹏举就纳闷不已的歪了歪嘴。还以为找什么重要人物了,竟然找一帮子人贩子。苏立言脑袋被驴踢了,找人贩子干嘛?不过徐鹏举聪明的没有多问,小事一件,能帮就帮了。

    次日,魏国公府宾朋满座,门庭若市。今日可是老国公徐俌的寿辰,虽然徐俌不想大肆操办,但以他的地位,只要办寿辰,就不可能寒酸的了。南京六部,城内士绅,几乎有头有脸的全都来到了魏国公府。就连苏州府、江宁府以杭州府方面都派人前来祝寿。

    杭州府方面,来的竟然是布政使闽中元。作为一方布政使,封疆大吏,轻易不会离开辖区,即使是魏国公寿辰,派个人代表一下就可以了,何必亲自来到南京?

    宴席开始后,苏瞻跟徐鹏举坐在一桌,却一直观察着主桌上的闽中元。闽中元来南京真正的意图是什么?

    宴席结束后,苏瞻和张紫涵便来到徐俌的房间,让二人意外的是,闽中元居然也在。作为新任浙江副按察使,与闽中元同属浙江清吏司。虽然按察司和布政司分属两个系统,但闽中元却是实打实的一方主官,作为下属,苏瞻不得不谦虚一番。

    “闵大人,下官不日便会赴任浙江,苏某初来乍到,经验不足,到时候还要闵大人多多帮扶了!”嘴上这么说,心里却没指望闽中元会帮什么忙。这个闽中元可是浙江官场上的顶梁柱,浙江那边,只要他不点头,啥事儿也干不成。哼哼,盐丁跑到按察司闹事,要说不是闽中元允许的,那就见鬼了。

    闽中元起身扶了一下,神态和然的笑道,“苏大人,你我同为浙江官员,效忠朝廷,自当互相帮扶。到时候,还望你我齐心协力,共保浙江安宁啊。”

    苏瞻颇有深意的笑了笑,闽中元这是话里有话,绵里藏刀啊。共保浙江安宁?呵呵,苏某人去浙江,就是要搞事情的,你还要我共保安宁,这是要让苏某人融入浙江官场么?

    双方落座后,说了下不痛不痒的话,一刻钟不到,闽中元便告辞离去。等到闽中元离开后,苏瞻才收起笑容,手指敲着眉头,“闽中元这个时候来南京,到底是什么意思?”

    徐俌浑不在意的笑道,“这一天折腾的够呛,老夫也是累了,就不陪你们两个小年轻喽。”

    “老公爷慢走!”

    徐俌离开后,客房中就只剩下了苏瞻和张紫涵。此时,张紫涵眉头紧蹙,也如苏瞻那般琢磨着闽中元的事情,“如果我所料不错,闽中元应该是冲着你来的。”

    “冲我来的?开玩笑,就为了见见我,特地从杭州跑到南京城参加老公爷的寿宴?”

    “自然不仅仅是为了见你,刚才见面的时候,你没听出来么?他是在警告你呢,让你到了浙江老实一点。至于来南京城,见你一面只是顺便,他真正想要做的,应该是联络南京六部官员。”

    苏瞻顿时就明白过来了,他苏立言到浙江后,肯定是要搞事情的。同样,浙江官场也不会风平浪静,闽中元那帮子地头蛇肯定会想办法整治他苏某人。这个时候,南京六部的反应就尤为重要了。只要南京六部别插手,闽中元就没什么肯担心,至少闽中元是这么想的。

    娘滴,这是欺负苏某人在南京六部没人啊。

    生气归生气,苏公子也是没啥脾气,自己的关系都在祥符和北直隶,南直隶这边半点关系都没有。哎,看来此去浙江,苦难重重啊。

    ........

    徐公爷的寿辰很有意思,过了寿辰第二天便是中秋节。

    今日中秋佳节,团圆时刻,不过南京城内的中秋节,真正的味道还是在秦淮河。到了晚上,秦淮河畔花房云集,莺歌燕舞,四周还会燃放烟花。文人墨客们吃过晚饭,都会来秦淮河畔游玩一番,对月当歌,赏花赏月赏美人,还有比这更惬意的事情?

    苏公子也来到了秦淮河畔,不过他不是赏美人的。自从跟张大小姐谈过话后,苏公子就有点怂了,虽然大小姐说逢场作戏没关系,但还是收敛点比较好。

    今日来到秦淮河畔,是冲着人贩子来的。徐鹏举不愧是魏国公府嫡孙,南京城最大的地头蛇,一天时间,就打听到了人贩子的聚集之地。

    南京城内人贩子有好几股,大部分都有帮派背景,其中有一股人贩子归属于银蛇帮麾下,而金奎就是人贩子中的一名小头目。其实,人贩子这个行业早就有,大家对这种事儿睁只眼闭只眼,除非上边严令打击,否则也没人会较真。如果没有人贩子,秦淮河畔那些青楼画舫以及戏园子去哪收人了?

    银蛇帮和其他帮派不一样,这是一个纯靠贩卖少男少女过日子的帮派。银蛇帮总舵位于秦淮河南岸的云城坊,苏公子今日出击秦淮河畔,就是冲着云城坊去的。

    徐鹏举也不知道苏公子为啥要跟一帮人贩子过不去,反正都是小事,由着苏瞻折腾了。

    为了彻底剿灭这帮人贩子,徐鹏举很讲义气的调来了上百名左军营士兵。铁虎和冷无涯也紧紧地跟在苏瞻身后,生怕出什么意外。

    一群人浩浩荡荡的杀向云城坊,由于今日中秋节,路上巡城兵很多,所以百姓们也没多想。

    云城坊,一处民宅中,袁囚忆坐在一块石墩上,铁杖杵着地面。他眯着眼睛,手指有节奏的敲打着铁杖顶部,似乎在估算着时间。

    魁梧不凡的蝴蝶花迈步走了进来,瓮声瓮气的说道,“袁老大,刚刚探子来报,苏立言领着上百名左军营士兵朝云城坊杀来了。”

    “嗯?”袁囚忆猛的睁开了眼睛,不知道是不是错觉,孟亭侯竟然看到袁囚忆眼中闪过了一丝慌乱。

    “怎么可能?今日中秋节,苏立言来云城坊干嘛?”

    “这个.....听说是来抓人贩子的......”

    袁囚忆脸色一寒,“你信么?”

    孟亭侯很没脾气的摇了摇头,“不信!”

    苏立言是什么身份?他闲着没事儿抓什么人贩子?就算抓人贩子,也不用亲自出马啊。

    “不好了,不好了......苏立言领着人朝这条街冲过来了......”

    “什么?”袁囚忆不由自主的握紧了铁杖,额头渗出一层细汗。苏立言,你特么到底要干嘛?为什么圣教在哪执行计划,你就跟着去哪儿?

    文华楼的计划让你搅和了,今夜中秋节,你又来搅和。打死袁囚忆,他也不信苏立言是来抓人贩子的。

    “通知高凌山,先别轻举妄动,随时准备撤离!”

    说完话,袁囚忆狠狠地用铁杖捶了捶地面,不甘心啊。这到底是谁泄露了计划,为什么走到哪,苏立言跟到哪,没天理啊。

    过了一会儿,袁囚忆就有些懵逼了,他眼睁睁看着苏立言带着兵丁从自己宅院前走过。苏公子走的那叫一个潇洒,袁囚忆就坐在院子里等着,苏公子愣是看都没多看一眼。

    袁囚忆心里有点苦,苏立言,你到底要干嘛啊?

    另一边,高凌山也是慌得不行,为什么苏立言越是没动作,越是害怕呢?

    很快,苏公子就有了动作,他指挥着上百名士兵,将云城坊草头班围了个水泄不通,随后将里边的人贩子一网打尽。

    其中有一个叫金奎的倒霉蛋,还挨了苏公子两脚。

    高凌山揪着头发,眼珠子都快瞪出来了。

    苏立言真去抓人贩子了?我咋就这么不信呢?

    魂都快惊出来了,好不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