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科幻灵异 > 从姑获鸟开始 > 第三章 游神
    襁褓里的婴儿不哭不闹,晶亮的黑色眸子好奇地转动。倒映着戈壁的陡峭山崖。

    李阎头枕着摩托车,面对着一颗胡杨,眺望地平线。

    摩托车后面,用枯树枝搭着的篷布遮盖下,有淅淅沥沥地水声传来,女人往自己肩膀上浇了一舀水,时而看一眼大腿边的婴儿,眼神温柔。

    “这东西,有副作用吧。”

    李阎把手里针剂的放到紫红色的太阳光底下,褐色的液体在针管中流动,烨烨生辉。

    一只柔软的手掌在搭着衣服的树枝上来回摸索了一阵,女人披着湿漉漉的长发冒头,偷瞧了一眼李阎,这才回答:“体质差的人,可能会暴死。”

    李阎闻言也没在意,从打火机烧过缝衣针之后,将之当做针头,把“双枪救国者”打进体内。

    简单的梳洗之后,女人出落得越发清丽,眉毛又弯又长,肌肤水嫩,腰臀凹凸紧致。也难怪被辐射污染,脑子里欲望支配的将死暴民为之疯狂。

    “先生,谢谢你。”

    女人望着李阎的背影,轻轻地问候。

    在这样的时代,一个拥有手枪,摩托车,淡水的男人,无疑是充满魅力的。

    “这附近,有没有一些比较大的聚落?”

    李阎问道。

    女人定了定神:“往北走五十公里,有所大型避难所,先生,你的持照是哪个公司颁发的?雷恩兄弟?还是狂卓玛?”

    “那是什么玩意儿?”

    李阎挑了挑眉毛。

    女人闻言一愣,李阎随即转头看她,她受惊下缩了缩,见到李阎没有更加激烈的动作,只是盯着她,这才说道:“雷恩兄弟,还有狂卓玛,都是这里有实力制造枪械的大军火公司,荒野猎人只有拥有他们颁布的持照,这些零散的小避难所才会承认,并且愿意接待。”

    “持照怎么获得?”

    李阎眼也不眨。

    “完成军火公司的委托。”女人下意识地回答,忽然她惊疑不定地问:“你该不会是个新手吧。那你的手枪和机车是从哪里来的?”

    李阎转回了身,悠悠地说:“穿好衣服,带我去个能拿到持照的地儿。”他忽地皱了皱眉:“等等,你先给我找个能找到汽油的地方。对了,你叫什么来着?”

    李阎一连抛了几个问题。

    从燕都得来的道奇战斧,虽然被那个倒霉的行走改造过,能穿越各种复杂地形,可油耗却并不低,这一路过来,李阎见过太多废弃的汽车,可毫无例外,没有一辆还有汽油。

    他的印记空间还有些储备,可也不多,要是找不到能买到汽油的聚落,他只能带着这对母子用两条腿跋涉了。

    “我叫阿法芙,刚才那个……有人追来!”

    女人话还没说完,忽地惊叫。

    李阎闻言,瞥了一眼阿法芙手指的方向,一勾嘴角,低头看了几眼枪壳里的弹夹。

    车声袭来。

    呼喊,口哨,狂奔的吉普车轮胎,形似恶鬼的暴徒,胸口捆绑的弹夹,疯狂舞动的卡宾枪,无一不昭示来者绝非善类。

    李阎从车上见到几个熟面孔,是刚才围堵阿法芙的暴徒,而剩下的绝大多数,却是神情剽悍,用骨制的饰品绑发辫的壮硕男人,毫无例外,他们都有枪在手。

    一共四辆车,都破破烂烂,打头的绿色吉普各处焊着铁皮,车门和车头有涂鸦,开着吉普车的,是个满头脏辫的男人。

    而副驾驶上,是个手腕足有鸭梨大小的光头巨汉,抱着肩膀虎视眈眈。

    自打两人出现在这人视野当中,对枕着摩托车的李阎,光头连看一眼也欠奉,眼睛死死钉在了阿法芙的身上。猩红的舌头舔过嘴唇,神情贪婪而丑恶。

    看到阿法芙的脸,车上的的暴徒们鬼叫的更欢实了。

    “哒哒哒哒哒哒~”

    卡宾枪疯狂吞吐着火舌,在李阎的脚边留下一排弹孔。

    李阎站了起来,手里的鲁格手枪对准吉普车扣动扳机,可两者的距离远远超过手枪射程,连铁皮都没有打穿,而他徒劳的反抗惹得车上的暴徒又一阵哄笑。

    李阎却无知无觉,依旧不紧不慢地打着子弹。

    阿法芙一咬牙,抄起襁褓,用皮带把婴儿绑在胸前,踹翻水盆,不顾衣服单薄,矫健翻身,上了道奇战斧,长腿夹紧摩托,回头大喊:“快上车。”

    李阎头也不回,拿空闲的左手指了指阿法芙:“敢开我车,我就毙了你。”

    “你!”阿法芙欲哭无泪。

    徒劳的射击反而激起了这些汽车暴徒的戏谑之心,加上顾及一边的活生生的阿法芙,他们嘻嘻哈哈地朝天上射击,冲着李阎吹着口哨。

    “你离近了再打啊。”

    阿法芙话音刚落,李阎手里的枪栓就传来“咔嚓~咔嚓~”的声音。

    “你,你没子弹了?”

    女人错愕地说。

    李阎没有表情,也一语不发。

    吉普车上的光头暴徒几乎要笑出眼泪。

    因为刚刚吸食过大麻,这光头巨汉有些神志不清,他流着口水,吹着口哨,去拍身边脏辫司机的肩膀,也不知道说了什么,逗得脏辫司机哈哈大笑。蓦地噗地一声,一团黑乎乎的东西击破挡风玻璃,径直砸在挤眉弄眼的光头脸上,血雾四溅。

    “啊啊啊~”

    手握方向盘的脏辫见鬼似的惊叫出来。

    光头巨汉的脑袋惨不忍睹,骨头碎渣子和血肉,和铁皮零件混合,眼窝里,还插着……弹簧?!

    枪的弹簧?!

    ……

    “什么鬼技能,还没有风泽顺手,幸亏顶替拓展技能之前可以试用。”

    李阎扔出手里的鲁格手枪之后,骂了两句,反手抄出錾金虎头大枪,脚蹬在砂土地上,引得地皮一片龟裂!

    车辆距离李阎至少有百米,可几乎是在一瞬间,单手挥舞大枪的李阎已经逼近!白金吞刃插进车灯!开车的暴徒连李阎手背上的血管都清晰可见!

    虎挑!

    紧接着,车窗上是白茫茫一片冻痕。

    激荡的冰牙顺着枪身往上,在荒凉的戈壁摊上结出一丈多长的冰树银花,而整辆奔驰中的吉普车,也直接被李阎一枪挑翻出去!

    阿法芙愣了好一会儿,才喃喃地说:“游神,三阶改造药剂,游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