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玄幻奇幻 - 人皇纪在线阅读 - 第二千一百五十八章 开战!

第二千一百五十八章 开战!

        “好,很好!安轧荦山、高尚、崔乾佑、田承嗣……,你们不愧是老夫最信任有加的部下,这一次,老夫也会亲自送你们上路!”

        听着众人一口一个不是张守珪,张守珪直气的浑身抖,怒极反笑。

        而另一侧,不管是安禄山、高尚,还是乌苏米斯可汗等人,都已经不敢再让张守珪说下去了。

        王冲的手段远比他们想象中的还要厉害,在这一方面,众人根本讨不到任何一点便宜。

        “大军听令,准备开战!”

        安禄山毫不犹豫的下令道,声音一落,直接拨转马头,向着大军深处而去。

        他怕自己再留在这里,还会被王冲抓住机会,惹出更多麻烦。

        “呜!”

        而随着安禄山的命令,一阵阵震天的号角声响起,同一时间,锵锵锵,铠甲震动,诸国联军敲动手中的武器,身上的铁衣寒芒闪烁,那铁甲一片接着一片,肃杀的气息猛然爆,直冲云霄。

        咚咚咚!

        同一时间,大军后方,几十架战车一字排开,上面的胡人战士赤着胳膊,袒露胸膛,一下又一下,使劲敲动着战车上的战鼓,战鼓的隆隆声震天动地,即便数百里之外,依旧清晰可闻。

        “混账!”

        高高的城墙上方,张守珪看到这一幕,怒冲冠,甚至恨不得现在就冲下墙头,斩杀安禄山,一雪所受到的耻辱。

        从堂堂大都护跌落尘埃,成为朝野嗤笑的笑柄,他一定要将安禄山施加在自己身上的耻辱百倍奉还。

        “大都护暂且忍耐,都已经到了这种时候,还怕收拾不了那个胡獠吗?”

        就在此时,一阵脚步声从耳边传来,王冲上前拍了拍张守珪的肩膀,安抚道。

        听到王冲的声音,张守珪终于冷静了许多。

        对于王冲,张守珪还是极为尊敬,或者说更多的是感激,否则以张守珪那天下皆知的自负和高傲,在这种情况下,想要他冷静下来几乎不可能。

        “王冲,老夫只有一个要求,这次大战,无论如何,我都要亲自斩杀那逆子,让他死在我的刀下!”

        张守珪双目通红,沉声道。

        “嗯!”

        王冲没有多说,只是点了点头。

        “诸军听令,准备作战!”

        望着对面气氛肃杀,正在威逼而来的诸国联军,王冲举起右掌,目视前方,突然下令道。

        “轰!”

        而随着王冲的命令,原本还稀稀寥寥,看不到多少人影的钢铁堡垒,刹那间气氛顿变。

        “轰隆!”

        就在无数人的目光中,一阵接一阵的钢铁轰鸣突然从堡垒内部响起。

        伴随着一阵接踵而至的锵锵金属撞击声,一块又一块巨型穹形金属板从堡垒内部伸出,不过眨眼间,整座庞大的钢铁堡垒所有果露的地方全部被关闭遮掩起来,所有的墙体严丝合缝,浑然一体,再无任何的缝隙,刹那间化为了一座真正的铜墙铁壁。

        而这一切还仅仅只是开始,下一刻,伴随着第二阵海潮般的轰鸣,高达数十米,坚不可摧的钢铁堡垒外墙上,陡然打开一个又一个暗格,暗格之中,机括阵阵,一架又一驾大唐车弩成千上万,密密麻麻,突然出现在暗格处。

        多达二十万架大唐车弩全部对准了北面的诸国联军,那锋利的箭尖以及上面的一道道血槽和花纹,将整座钢铁堡垒构造成了一座名副其实的战争巨兽。

        自接到朝廷的命令之后,在工部的统筹下,整个大唐数以万计的工匠夜以继日,终于将全部打造出来的二十万架大唐车弩悉数送到了东方的钢铁堡垒,这也是王冲对付诸国联军最重要的利器。

        不止如此,就在那些大唐车弩出现之后,原本空旷的钢铁堡垒城头,刹那间锵锵作响,一排又一排的甲士密密麻麻,迅出现在了城头,而其中有相当一部分在出现的同时,反手一伸,左手抓弓,右手搭箭,迅将一支支强弓拉至满月,箭尖对准了墙外的诸国联军。

        这些甲士一个个孔武有力,身躯笔挺,一个个全部都精气十足,至少达到了真武境八九重,甚至玄武境的级别,实力明显比其他的士兵高出一大截,赫然正是神箭手部队。

        而仔细望去,城头上出现的神箭手部队,至少达到了两三万之众。

        “!!!”

        看着钢铁堡垒在短短数息间完成了这样的变化,刹那间,所有人都被震撼了。

        “这是什么?怎么会有这种东西?”

        看着身后那座狰狞的“钢铁怪兽”,渊盖苏文一脸错愕。

        渊盖苏文是整个高句丽帝国最好战,最彪悍的君王,也是整个东北地带如雷贯耳,令所有势力忌惮三分的枭雄巨擘。

        但即便是渊盖苏文,看着前方的那座庞然大物,此时也忍不住眼皮跳动。

        之前的钢铁堡垒还只是皮糙肉厚,防御强大,但是现在,却化成了一个攻守兼备,武装到牙齿的钢铁怪物。

        哪怕渊盖苏文生性勇猛,一生大小征战无数,也从没有遇到过这样的对手。

        这一刻,就连这位高句丽帝国有史以来最强大的帝王,都有种触目心惊的感觉,也感受到了一股庞大的压力。

        而拥有同样想法的远不止渊盖苏文,身后,奚女王、契丹王、乌斯米施可汗等人也是满眼震撼。

        眼前的钢铁大堡垒,棘手程度已经远远出了他们的想像。

        而钢铁堡垒内部,一阵又一阵的机括声连绵不绝,私底下,除了眼前这些,王冲还不知道保留了多少厉害的手段。

        “难道不能绕过这座钢铁大堡垒吗?”

        奚女王浑身打了个寒噤,突然忍不住道。

        “不可能的!”

        一个声音从身后传来,乌苏米施可汗浑身气息澎湃,将所有的风雪都排斥在数丈之外:

        “钢铁堡垒里的那位,远比我们想像的还要难对付,他选择这里做为战场,并不是没有原因的。沧州、瀛州这几个区域非常特殊,正好卡在我们南下的咽喉地带。”

        “如果我们特意绕路,等到我们一半通过钢铁大堡垒,一半还在后方的时候,那一位绝对会毫不犹豫的出兵,直接截断我们,到时候中间一乱,再被推波助澜,就算我们两边大军想要攻击他们,也会受到波及,被乱军所阻,到时候,就是我们大败之时!”

        “以那位的能力,是绝对可以做到这一点的。”

        乌苏米施可汗道。

        奚女王太年轻,而且不是兵法高手,所以对于很多东西,一知半解,或者根本不了解,也不明白王冲的可怕。

        如果真的能够这么轻易绕过钢铁堡垒那就好了!

        可惜,只能是妄想。

        “可是,如果我们不经过这里,从东/突厥大草原绕过去呢?”

        奚女王轻咬丰唇,有些不甘心道。

        “一样没有用!”

        高句丽皇帝渊盖苏文开口话了,论排兵布法,兵法谋略上的造诣,他要远远过眼前的几人:

        “你们忘了他在乌伤还有一座城池吗?那一位早已想好了,他在乌伤的钢铁之城驻轧大军,还有西突厥汗国的兵马从中应对,如此和东北的钢铁堡垒,两地互相呼应。”

        “如果我们远途绕道,数百万的大军以及后勤补给,必定拉得很长,这等于背向大唐,将自己的弱点卖给对方。如果大唐出兵,趁机从后偷袭,我们必定死伤惨重!”

        “唐人战斗力极强,和神龙时代相比有过之而无不及,如果以前也就罢了,但是现在的大唐已经过百万之众。如果出现那样的战略错误,保守估计,以那位的能力,至少能让我们出现百万的伤亡。而且,即便我们绕过了钢铁堡垒,剩下的也不过百万之众,没有了数量优势,已经没有任何胜算可言了。”

        “所以,要想摧毁大唐,没有任何的花巧,只有诸国势力在幽州会兵,一路南下,先摧毁沧州、瀛州的钢铁之城,再顺势南下,直接扫灭大唐。”

        “大唐的主力皆在此地,扫平此地,大唐就再没有任何抵挡的兵马。可以说,这一战就是决战,是绝不可退的!”

        渊盖苏文沉声道。

        他的目光锐利,背后的六柄黑漆手刀将他映衬的威武无比。

        在兵法战略上,这一位其实远比众人想像的厉害得多。

        而另一侧,奚女王怔怔的,早已说不出话来。

        再回头看着前方那座巨大、绵亘无边,一直蔓延到瀛州的黑漆漆钢铁堡垒,以及堡垒城头上那名一脸云淡风轻的少年,奚女王美眸闪动,心中的感受此时已经截然不同。

        她从来没有想过,那座看似寻常的钢铁堡垒,竟然还有如此深的用意,更不曾想到,这一战居然已经成了诸国和大唐之间的决战。

        一时间,奚女王心中怅怅,望着远处钢铁堡垒城头上的那道年轻身影,久久不语。

        知其利,却不知其锋利至此!

        这是她第一次认识到那位大唐异域王的特殊之处!

        不过她很快就无暇多想,因为战争已经开始。

        “咚!咚!咚!”

        战鼓隆隆,一阵接着一阵,那声音中蕴含着一种特殊韵律和力量,勾动诸国大军的心弦,直听得数百万诸国联军一个个热血沸腾,杀意高涨,那一股股煞气直冲云霄。

        蒙无战鼓!

        这是从诸国搜罗到,极其古老的战鼓,传闻乃是用远古巨兽的皮膜制成,不但坚韧,而且拥有特殊的力量,可以大幅提升大军的士气以及杀伐的欲望。

        穷尽诸国之力,也总共才得二十面蒙无战鼓而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