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科幻灵异 - 小世界其乐无穷在线阅读 - 第414章 还请使者收了神通(三更九千字求月票)

第414章 还请使者收了神通(三更九千字求月票)

        繁樱,东京,世田谷区一处庄园的书房,一个方形脸的中年人表情极其难看地看着电脑。

        看见屏幕里的红发男人正在被大剑少女暴打,他摸了摸手腕上的三勾玉手环,一咬牙,大步走到卧室里,打开衣柜换衣服。

        “阿娜达……”床上年轻漂亮可人的妻子还没问出口,他就狠狠地说道:“别多问,我今天可能不回来了!”

        外面传来婴儿的啼哭声,他不耐烦地说道:“儿子醒了,你赶紧去照顾他。”

        妻子马上闭嘴,掀开被子起床。而方形脸换好衣服后,神色匆匆地走到车库,用手机进入直播间,发现少女已经彻底打散了红发男人的幻影,心里一急,一边开车一边打电话。

        “吉冈君,酒吞已经败了。”

        “知道了,”电话对面的声音很沉稳:“放心,未必就会追查到我们身上。”

        “不,”方形脸狠狠拍了一下方向盘,仿佛方向盘跟他有仇似得:“仙宫根本不是用追查的方式,他们使用的更加玄妙,如同神知、天眼一般的能力,只需要一星半点线索就能追查下去——谁能想到,居然有人能通过勾玉的气息就能追查到酒吞!?”

        说到这里,方形脸脸色就十分难看:“那可是我准备收的式神……放养的十八只犬怪里,就只有那只哈士奇犬妖成长得最好,非常有成为幻想式神的潜质,几乎能百分百长成夜叉形态,居然这就被放生了!”

        “仙宫也管得太宽了吧!”

        电话对面苦笑一声:“是啊,他管得太宽了,然后呢?”

        “我们一点办法都没有,说到底,我们的实力还是太弱了……现在只能祈祷天照庇佑,仙宫不会斩断我们的根基吧……”

        方形脸看了一眼直播间,发现酒吞童子被大剑少女夺取了勾玉项链,彻底恢复正常,变成他们再也无法控制的鬼怪,顿时脸色一僵:“吉冈君,我们到底该怎么办?去武魂殿总部寻求庇护?还是到据点集合?”

        “据点里应该有茨木、日和坊、姑获鸟……”电话里说道:“但它们,就能对付得了掌控命运,不死不灭的仙宫棋子吗?

        武魂殿倒是极好的选择,哪怕为了国家荣誉,武魂殿的超凡者也必须为我们抵御仙宫,但不保险。

        香川常务,我们最好的办法,是不让仙宫追查到我们身上啊。”

        方形脸微微皱眉:“但仙宫的手段超乎想象……”

        “不,你认真回忆这几天直播的内容,就可以发现仙宫的追查方式虽然不讲理,但至少要遵循某条线索才能延伸下去。

        与酒吞有关系的阴阳师,何止你我?酒吞放牧的妖魔鬼怪,可是整个组织的所有物。只要我们将自己周围的情报彻底抹掉,仙宫自然就会找到其他人头上,而非你我。

        香川常务现在留待有用之身,等待东山再起的机会,才是正道啊。”

        香川恍然大悟:“我马上去清除所有线索!”

        幸好他还没离家太远,马上调转车头回去。他瞄了一眼直播间,发现木桌上的棋子再次进行了移动,大剑少女已经瞬移到下一个地点。

        不过画面里一片漆黑,不知道她是不是又钻进了某个山洞,卡牌名字则是:「人心险恶」。

        看见跟自己似乎没什么关系,香川松了口气,不过回家路上居然堵车了,毕竟现在正是上班高峰期。

        这样堵下去不是办法,香川咬了咬牙,开车到旁边停车场放着,然后走小路直接赶回家。现在一分一秒都是生命,只要抹掉家里的所有线索,他才能放心!

        想到这里,他就自然而然地将手机收起来,反正现在播的内容与他无关,然后他跑起来,速度快得惊人,甚至不走正门直接翻越自家围墙,然后高高一跃抓住二楼的外墙,非常干脆利落地翻到阳台上!

        香川赫然也是一名超凡者,而且修为不低,身体素质已经超越常人!

        虽然超凡者几乎是平均分布在各个年龄阶层,但因为人口战略和人才选拔、培养等原因,大多数国家重点培养的超凡者几乎都是年轻人,毕竟年轻人有活力、学习快而且没有事业——在这方面,各国的眼光都是差不多的。

        中老年人因为年龄大、活力低、学习能力下降而且要忙着还房贷养孩子,往往很难在修炼上有所成就。当然,这仅仅是指整体方面,在个体上绝对会出现各方面都吊打年轻人的下棋老大爷和广场舞大妈。

        不过,香川的能力似乎并非单纯来自他自身,只见他按住三勾玉手环,轻呼一声:

        “出来吧,犬神。”

        一只身体瘦长,直立皮肤在空中的灰色犬怪便漂浮在方形脸身后。

        他最容易御使的式神类型,就是妖怪里的犬妖,所以他才会特意收集犬怪,交由酒吞进行放牧。

        这只犬神虽然不错,但怎么都不可能比得上已经化为人形,即将变成幻想妖怪的夜叉丸。只要再等夜叉丸长大一点,放出去痛饮人血,他就能彻底成长为强大的白犬夜叉,到时候哪怕在武魂殿里,香川也能一举跃升为四云战力!

        若是白犬夜叉有朝一日能饮血百万,晋升九勾玉大妖怪,那么香川也能水涨船高,无须修炼也能成为强大的大修士!

        一想到这种美事就这样泡汤了,他就越加痛恨仙宫,就你们事多!

        当他正准备用犬神将书房里的资料彻底焚烧,香川忽然听到外面走廊传来咚咚咚的脚步声。

        是妻子千佳吗?不等他想清楚,他敏锐地听见千佳咯咯咯的笑声:“你来的真快,没人看见你吧?”

        “当然没有,一听见那老家伙不在,我就马上赶过来了。”

        香川神色一僵,他迅速回溯记忆,很快就认出这个声音的主人——是隔壁邻居,职业为牙医的山王先生!

        清除线索的心思瞬间散去,他压抑着自己的心情,悄悄打开书房门,用耳朵贴着卧室门聆听里面的动静。

        很快,他听到几个劲爆消息:

        ——妻子在一年前就绿了自己!

        ——儿子不是自己的!

        ——他每天吃的饭都有慢性毒药,再过几个月就会嗝屁了!

        于是香川无悲无喜地推开房门,看着里面正在床上露出惊容的狗男女,对准他们举起一只手,说道:“到地狱赎罪吧!”

        犬神幻想喷出一个脸盘大的橙红色火球,落到床上爆起一声巨响,强烈的气浪掀翻了桌椅,只有靠墙的大衣柜幸存!

        “既然被你发现那就没办法。”山王医生双手交叉如同十字,一层绿色屏障出现在他身前,帮他们抵挡住香川的火球攻击。他淡淡说道:“如果你仅仅会这连点伎俩,那你就留下命吧!”

        香川冷哼一声,“是吗?犬神!”

        犬神幻影双眼瞬间血红一片,半空中凝聚出火球、冰霜、雷霆、风卷,看得山王医生脸色发白。

        “到地狱忏悔吧!”

        “最大功率!”

        犬神同时射出四道攻击,山王医生凝聚的绿色盾牌爆发出刺眼的光芒,照亮了整个卧室。

        只听见连续几声爆响,香川看见一道绿光往自己头上打来,不过他毫不在意地闭上眼睛,丝毫不受影响。等眼皮感觉光芒减弱了一点,他勉强睁开眼睛,发现面前都是绿茫茫的一片。

        卧室墙壁破了一个大洞,山王和那个贱人似乎通过爆炸的作用力趁机逃走了。

        “你们逃不掉,逃不掉的……”

        香川转过头看了一眼犬神,犬神幻影的不透明度似乎降低了一点,但不多,他便安心下来——式神护身是全方位无敌的。

        香川看出来了,山王似乎也是一个觉醒者,他的觉醒能力是通过抵挡伤害将伤害转换成绿光,非常典型的防御反击类型。

        但可惜,这个觉醒能力只对那些攻强守弱的超凡者有效,像他们这些有式神保护阴阳师,根本不存在这种破绽。

        “一定要杀了他们……”

        香川双眼也变得血红,三勾玉手环也变得通红。他现在已经什么都不想干,只想看见他们的尸体!

        就在此时,大衣柜的柜门突然破碎,一把黑暗中的利刃,从衣柜里的黑暗遁出刺向他!

        ————————

        当任索移动棋子,让大剑少女到第四张卡牌,卡牌名字本来是「大天狗」,然而却是硬生生变成「威名远播」。

        只见大剑少女大摇大摆地走进一间有游泳池有花园的富豪庄园里,门口的保安看见她就马上放行,管家和仆人匆忙过来接引她到别墅的客厅里。

        客厅坐着一大堆人,有老有少,似乎全家人都到齐了。

        里面看起来最有威严的中年人看见大剑少女就马上站起来,90°鞠躬,用醇正的普通话说道:“灾厄使者,鄙人是吉冈见司。你有话尽管问,我绝不隐瞒有问必答,请不要让这里地震、火灾,也不要让我和亲人之间的感情出现裂痕。”

        “大天狗,出来!”

        一名穿着白色狩衣、背生黑色羽翼、脸带红色天狗鬼脸的人形虚影便在中年人身后出现了。

        吉冈见司让开身子,指着大天狗说道:“灾厄使者是不是要打死他?请不客气,当这里是自己家就可以了!千万,千万不要让灾厄出现在我们家里啊!”

        任索沉默片刻,以无名氏的身份说道:「地震是自然形象,火灾是人祸,至于出轨也是一年前就发生的事……」

        “我知道,我知道!”吉冈见司连连点头:“灾厄使者肯定不需要凡间钱财,但一些神奇物品似乎对使者还有一些帮助?为了帮助仙宫,我吉冈家义不容辞,绝对会倾囊相助。”

        “还请使者收了神通!”

        其他吉冈家的家人也同时说道:“还请使者收了神通!”

        听得出来,应该是临时学的,这口齿不清的。

        任索完全没想到,事情居然会变成这样的地步。他本来就是装个逼,没想到通过直播的方式,居然硬生生改变了游戏剧情,将一场战斗变成大型装逼现场。

        上一张「人心险恶」牌,本来那家伙就戴了绿帽子,任索顶多只占了一点点抽牌的责任——而且任索还救了他呢,避免了他成为武大郎第二的结局。

        不就是让他绿帽全过程在网络上直播而已嘛,你们干嘛这么害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