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玄幻奇幻 > 有妖气客栈 > 第七百零一章 相由心生
    羊背上的人轻拍一下手掌,一直僵持着不动的叶子高猝不及防,差点一头栽倒在棋盘上。

    “你作什么妖呢,土蝼又是什么东西?”叶子高抬起头一连串的发问,然后怔住了。

    出现在他面前的是如此帅气的一个人,他的目光灿若星辰,差点把叶子高双目晃瞎。

    不止如此,大堂无风自动,徐徐吹动羊背上来人的头发,露出他棱角分明的俊俏脸庞。

    还有阳光从屋子东面的窗户打入,如同打了特效,让来人在羊背上有一种神圣的感觉。

    “土蝼大人不是东西。”来人还强调一句,“真不是东西。”

    他接着问,“你们谁是余生?”声如洪钟,响在叶子高的耳边,震的他心颤。

    叶子高刚要回答掌柜的在楼上卿卿我我呢,忽然醒悟过来,“不对呀!”

    叶子高平生对外貌最在意了,他明明记着来人进来时,还没有他胯下那头羊瞩目的,现在怎么已经超过胡母远了?

    他又看了看四周,见其他人依旧僵着不动,而且本是双日落西山,怎么又有阳光从东窗射进来?

    种种不解让叶子高不由的问道:“你,你,你干了什么?”

    “相由心生,现在你所看到的是我所想让你看到的,譬如…”羊背上的人朝着富难轻轻一点。

    登时,站着不动的富难身子一趴,变成了一头猪。

    “嘿,这,这…”叶子高惊讶的站起身子来,“幻觉?”

    “不,不”,羊背上的人落了地,“在我的心境之中这就是现实,万物任由我驱使。”

    他说着,摘下余诗雨变化出来的,呆在空中一直不动的一把剑,轻轻的朝它一吹,剑登时变作一朵铁花骨朵。

    走进叶子高,把铁花骨朵轻松的插在余生的棪木桌子上,接着那朵剑华开花了。

    “漂亮吧?”羊背上的人笑着问叶子高。

    叶子高情不自禁的点了点头,这一手卖弄的着实漂亮。

    “还有更漂亮的。”羊背上的人打一个响指,余诗雨方才变出来的上百刀剑影立刻变作剑花,在虚空中绽放。

    “嚯!”叶子高惊叹。

    “生当如夏花。”来人的向叶子高邪魅一笑,“既然余小圣人已经见过了这等美景,想来死也无憾了。”

    “嗯!”叶子高望着漫天剑华,情不自禁的点了点头,接着反应过来,“不对,你…”

    他正好看见来人把一把剑停在他的咽喉。

    “你搞错了!我不是余掌柜,我们掌柜的在楼上呢。”叶子高急忙指了指楼顶,以免来人一剑刺下去。

    “什么?!”来人一怔,“你不是余生?”

    “废话,我当然不是了,你哪只眼看见我是余掌柜了,还是你眼压根就瞎了。”

    “啪”,叶子高话音刚落,凭空出现一巴掌,狠狠地打在叶子高左脸,让他尝到了富难方才的滋味。

    这次叶子高看清楚了,那凭空出现的巴掌是从来人的身子飘出来的。

    “你,你…”叶子高怒了,刚要爆发,感觉到了脖子的微凉,“你等着,我帮你喊余掌柜下来。”

    “余掌柜,余掌柜。”叶子高大声喊,期望余生下来能把这厮收拾了。

    岂料叶子高喊破了喉咙,楼上也没动静,来人道:“别喊了,在我的心境中,即使声音也听我的吩咐。”

    他看了看木梯,心想这弑神者之子想必不是常人,他不如在已经布置好的心境中守株待兔。

    “你坐下吧。”来人凭空把剑变没,为自己倒了一杯茶,刚坐下来准备向叶子高打探些消息,听见后院有了动静。

    一条狗钻进帘子,进入来人心境之中。

    来人漫不经心的瞥了一眼,但就是这一瞥,“噗”,来人一口茶不及咽下去就吐出来,“嗬,这狗也太丑了!

    他一句话出口,大堂刹那间风云变幻。

    东窗的窗户不见了,漫天剑花又变回剑影,“叮叮当当”的刺向余诗雨最初刺向的方向,全落在地上,扎在木桌上。

    其他人也能动了,余诗雨先是疑惑的眨了眨眼,白高兴身子一时适应不了一个趔趄。

    富难则疑惑问道:“咦,我怎么趴在地下了?”

    来人这才反应过来,但已经晚了,叶子高朝楼上嚷道:“掌柜的,快来呀,有人砸场子了!”

    “住口!”来人想要制止叶子高,闭目想要稳住心神再次制造出他的心境来,然而一闭上眼,想到的全是那只丑狗。

    那狗丑的实在太惊世骇俗了,让人印象深刻,以至于狗子的影子一时半会儿在他心里挥之不去。

    等到富难凭借锦衣卫的机灵和反应,用刀抵住来人咽喉的时候,来人才好不容易稳住心神,再次创造心境。

    大堂所有的人再次僵住不动了,唯有狗子行动自如,疑惑的望着众人,不知道他们在搞什么名堂。

    来人深怕再被狗子破了自己的心境,看也不看它,只等余生下来。

    阁楼上,练字累了的余生正躺在清姨的腿上看落日,两轮落日挂在西山上,宛如两个双黄蛋。

    在阴雨半个多月以后,初见太阳,即使两个也是亲切的,虽然钻出云层时已近黄昏,但晒在身上也觉温暖。

    天上大朵大朵的云彩在向东,飞鸟在天空划过优雅的痕迹,尽情的舒展着身子,然后落在东面的棪木树上。

    白色的身影与绿色的树叶相映成趣,伴着余晖在枝头上摇摇晃晃,十分让人欣喜。

    如此甜美的时光被叶子高在楼下的叫喊打扰,也难怪余生不想搭理了。

    不过清姨推了推余生,“去看看去,万一出什么事儿了。”

    “别听叶子高胡说,除了后面被草儿试药的四个笨蛋,谁敢来客栈砸场子?”话虽如此说,余生还是站起来。

    不过他不走寻常路,走到栏杆处,翻身跃了下去。

    来人还坐在位子上望着木梯等余生来,余生已经掀帘进去了,“谁来砸场子了?”

    唯一能动的叶子高眨了眨眼,示意寸步不曾移动的来人。

    余生疑惑的扫他一眼,“富难已经把他制住了,还教我作甚。”

    他转身要走,被叶子高急忙喊住了,“掌柜的,快留步!”

    “哎”,叶子高醒悟过来,“为什么我们掌柜的来去自如?”

    “因为他道行高,很难被心境束缚住。”来人把脖子从富难刀下移出,站直了身子问他,“你就是余生?”

    余生点点头,“你是来砸场子的?”见富难,两个老头和余诗雨都不动弹,他觉察出了不对劲儿。

    “不。”

    “那还好,算你有自知…”

    “我是来杀你的。”来人打断了,“你可是弑神者之子,圣人后人余生?吾奉土蝼大人之命,前来报万年前…”

    “我不是。”余生一本正经的说,让来人的话说不下去了。

    “你不是?”来人以为又找错了。

    “我不是谁是。”余生说话之间,操起桌子上的筷笼,把筷子洒向来人,身子紧接着动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