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游戏体育 > 轮回乐园 > 第二章:不买票,肉|偿。
    鼻涕生物似乎是能变化成任何模样,只见它体内探出一根极细的触须,因触须太细,几乎呈半透明,更让人惊讶的是,它这触须居然能屏蔽感知。

    扒窃仅持续几秒就结束,那团鼻涕生物上浮现一只眸子,打量苏晓一番后,可能是感觉苏晓不是什么好人,鼻涕生物暗暗松了口气。

    排队的各类种族陆续进城,然而,这并没让排队的人数减少,反而越来越多,这让苏晓有些疑惑,黑渊居然如此受欢迎?

    实际上,黑渊浅层的确很受欢迎,那里虽然危险,而且太强的虚空种族不能长时间进入那里,否则会被拖入最深层,那里几乎是有死无生。

    但这些不意味着黑渊是不祥之地,它之所以危险,是因为内部资源太丰厚,因此才会有各类狂兽种族盘踞在那,占地为王,狂兽种族基本没有理智可言,除同类外,其他所有生物都是敌人,有些更是连同类都会攻击,与野兽无异。

    城门前排队的虚空种族,有些是来完成族群的试炼,有些是来寻宝,有些干脆就是猎人,以杀为生,不要认为他们只会猎捕黑渊内的生物,其他进入黑渊的智慧种族也可能是他们的目标,就比如苏晓身前的鼻涕虫生物,别看它其貌不扬,实际上它就是黑渊内的猎人。

    苏晓排队几分钟后,他成功进城,没有想象中的盘问与搜查,恶魔士兵只是询问他的目的地,得知苏晓要进入黑渊,果断放行。

    进入梵落之城,苏晓并不能自由行动,而是在一处风景还算优美的小广场内等待,等了大概半小时,小广场内的达到近千人。

    “牟啦爸爸撒(未知语言)。”

    苏晓突然听到有人喊‘爸爸’,他侧头看去,居然是之前那名被偷钱的鳄鱼头,此时他那张鳄鱼脸上满是焦急之色,正对着一名人类少年怒吼着什么。

    “就算你喊我爸爸,我也不想帮你。”

    人类少年的脸色苍白,身材干瘦,一副病秧子模样,从那小身板来看,他就算下一秒去世,也不会太让人意外。

    “乌拉玛咖!(未知语言)”

    鳄鱼头怒吼一声,明显是没听懂人类少年的话。

    噗嗤!

    一把刃口轻薄,通体修长的短刀贯穿鳄鱼头的头颅,短刀从他的下颚刺入,头盖骨刺出。

    鳄鱼头的皮肤瞬间从黑色变成惨白,身上的肌肉以肉眼可见的速度开始干瘪。

    刷拉一声,少年拔出短刀,他那双青色的眸子说明,他并非人类,而是虚空内的一种鬼族,青鬼族。

    “何必找死。”

    青鬼族少年病恹恹的咳嗦一声,将目光转向那名鼻涕生物。

    “那团鼻涕,拿来。”

    “……”

    鼻涕生物没说话,一阵纠结后,它身体内喷出一个皮质钱袋。

    青鬼族少年刚接过钱袋,铠甲碰撞声传来,是三名全身包裹在铠甲下的恶魔士兵。

    “你有一刻时间陈述(一刻:恶魔族计时单位,约等于72秒)。”

    “就从这死鱼叫我爸爸开始说吧。”

    青鬼族少年明显很忌惮恶魔族士兵,因为他清楚,不配合对方处理这件事,他真的会死。

    几分钟后,三名恶魔族士兵拖着尸体走远,还拿走了那枚钱袋,在恶魔族的地盘,如果谁先主动找麻烦,那就算死在这也没人理会,既然敢找麻烦,那就做好被杀的准备,否则就老实点。

    恶魔族士兵刚走,一名女性魅魔款款走入小广场内,魅魔与人类很相似,见到莉莉姆时苏晓就发现了这点,尤其是看到对方的乃子时,那妹子与人类的相似度极高。

    “各位。”

    女魅魔拍了拍手,以此吸引众人的注意力,她的穿着不算暴露,但也给人种奇异的诱|惑感,这属于种族天赋。

    女魅魔的态度很热情,或者说,她热情也是理所当然的事,小广场上的所有人,都是来进入黑渊,想从恶魔族的地盘进入黑渊,就需要缴纳过路费。

    黑渊入口就是恶魔族的摇钱树,也难怪这名女魅魔如此热情,苏晓感觉她很像一名导游,只是她所带的旅游团有些生猛,敢进入黑渊的,除了那些大种族的年轻一辈,其他都不是什么好人,不是结仇后逃难,就是去黑渊杀人越货,夺取财物。

    女魅魔并未带苏晓一众人观赏梵落之城,一众人甚至没机会接触到恶魔族的平民,通过一条很长的地下隧道后,一座高耸至天际的要塞出现。

    然而,苏晓并不需要进入要塞,他进入了另一条地下隧道,这次的体验到是不错,隧道内缓缓驶来一辆列车,从那造型凶恶的车头就难看出,这东西很有恶魔风。

    女魅魔开始一一询问众人的目的地是哪,黑渊也分很多层。

    得知苏晓的目的地后,女魅魔指向一辆列车,苏晓上车没多久,列车就启动。

    列车很平稳,是以蒸汽为动能,不要认为恶魔族的科技落后,他们只是不习惯用高科技产物而已,并不是不会用,也不是弄不到,虚空内的高科技文明数量众多。

    列车上方喷出一股白色蒸汽,速度逐渐加快,一名身材枯槁,有严重驼背的老婆婆从车头内走出,她手中提着个木篮,这东西像是由植物根系编制而成,而她那双如同有火焰在内部燃烧的眸子说明,这是恶魔族。

    看到这老太婆,列车上的小部分人都坐直身体,神情戒备。

    当、当、当。

    恶魔老太婆脖颈上挂着的铜铃响起,她是从车头进发,每当她途经一名乘客时,对方都会向木篮内抛入几枚货币。

    “能…能不能,送我回去,财…财物遗失,还是在你们恶魔族的地盘上,你们也有责任。”

    一名身高近四米,风格极为斯巴达的壮汉开口,他是亚人族,应该是某种巨人族的支系血脉,可在此时,他的身体在抖。

    恶魔老太婆的脚步停住,她缓缓放下手中的木篮。

    咔吧、咔吧……

    骨骼错位声传来,恶魔老太婆的驼背直起一些,看到这一幕,壮汉附近的其他乘客都起身退后,以免血溅到他们身上。

    “咈,咈,咈……”

    壮汉的呼吸声越发急促,唾液从他嘴角喷出,拉出长长的丝线。

    “啊!!”

    壮汉怒吼一声,体表涌现白色光纹。

    10秒后。

    嘎吱,嘎吱……

    恶魔老太婆将壮汉的最后一截手指塞入口中,她又戴上兜帽,捡起地上的木篮。

    上了车不给钱?下车?别开玩笑了,先不说这趟列车的发车成本,这可是恶魔族的地盘,如果连这点威信都没有,那还怎么震慑万族?恶魔族可不是以通情达理闻名于虚空。